第1章 强势重生(1/2)

    1998年,3月6号,惊蛰。

    仲春伊始,万物复苏。

    华国,凤江市。

    七中教学楼的女厕所里,冰冷的水源源不断往脸上喷,昏迷在地的沐夏冷不丁打了个激灵,剧烈地呛咳起来。

    这是在哪里?

    她不是在渡天劫吗?

    “雨欣,她醒了,再怎么玩?”

    “不玩了,这贱人越来越不经折腾,踢两脚就晕过去了。你们把她衣服扒了扔出去,咱们回去上课。”

    “嘻嘻,还是雨欣有办法,看她还敢勾引程一鸣!”

    程一鸣……

    沐夏的心中一痛,是幻境吧?

    在仙武星修炼五百年,水蓝星上的程一鸣早化作一坯黄土了。

    可是心为什么还是会痛,五百年的时间,依然抹不掉被欺骗被背叛的恨意。就是这个男人,在自己搜集到母亲被害的证据报警之后,以爱为名向她求婚,把她骗上了出国的游轮,狠心推下公海!

    如果不是她运气好,意外触发了海底的传送阵……

    “哼,这下程一鸣不恶心她才怪!”

    幸灾乐祸的嬉笑声在耳边响起,沐夏的意识慢慢回笼,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水味。

    不对,这不是幻境!

    天劫构建的幻境再真实,也是基于她的心魔而建,她的心魔是弟弟的坐牢,继父的病逝,母亲的车祸,程一鸣的背叛……区区初中时期被欺负的小事,早随她修为的强大而烟消云散,更不可能细节到一个小太妹的香水味!

    沐夏猛然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蹲在她面前的两个金黄头发女生,一个在解她的上衣扣子,另一个在扯她的校服裤子!

    沐夏一脚踢出,正中小太妹心口,同时扣住另一个小太妹手腕,一拧,一推,借力站起的一刻,两人摔倒的声音一齐响起。

    “啊,疼死我了,我的衣服全湿了!”

    另外几个站着看热闹的女生吓了一跳,立刻七手八脚地去扶她们。

    唯一没动的女生浓妆艳抹,戴着夸张的圆圈耳环,恶狠狠地指着沐夏。

    “草!还敢还手?你们给我摁着她,这小杂种就是欠收拾,平时装可怜勾引男人,跟她那个出轨的妈一样不要……”

    啪!

    响亮的一巴掌。

    “你敢打我?!”浓妆女捂着左脸,眼中是浓浓的不可置信,抬手就是一巴掌要扇回来。

    可抬起的手腕却闪电般被钳住,沐夏另一只手一挥。

    啪!

    又是一巴掌。

    浓妆女的脸重重歪到一边,左半边脸也肉眼可见地红肿起来。

    “赵雨欣?”沐夏轻轻地笑了,念出这个记忆中尘封的名字。

    赵雨欣脸色扭曲地朝几个女生大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帮我!我今天非把这个小杂种给打死!给她扒光了扔到一班门口,让程一鸣看看她喜欢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几个女生却愣愣地站在那,没敢动。

    赵雨欣已经恼羞成怒到失去理智了,她们却看得清楚,刚才沐夏离她还有好几步远,一眨眼就越过了她们到了她眼前,那速度快的连影子都看不清。

    而现在,沐夏明明在笑着,可那眼神太吓人了,就好像……

    就好像看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狗,一只猫,一只蝼蚁……

    这还是那个任她们打骂欺负,被丢书包,被撕书,被水管喷,被强力胶粘在椅子上,被锁在天台一整夜,都只敢哭不敢还手的受气包吗?

    沐夏连看都没看向她们,只淡淡睨着几欲发狂的赵雨欣,漂亮的杏眼微眯,唇边挑起个懒懒的弧度。

    “你知道吗,我已经把你忘了,就算是回来了,你只要老老实实别招惹我,我真的懒得找你报仇的。你说你,何必呢……”

    她轻笑着,素手轻轻一扯。

    赵雨欣便感到后颈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像提小鸡一样被拽到洗手池前,硬生生摁进了池子里。

    “唔唔唔唔……”冷水灌进口鼻,赵雨欣呛咳着挥舞手臂,不停抓挠。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三十秒……

    渐渐地,她两手无力垂下,破布娃娃一样栽在洗手池里。

    而沐夏,从始至终,冷漠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啊!杀人了!杀人了!”

    几个女生猛地尖叫起来,抱着头惊恐地打着摆子,还有三个胆子大些的,边哭边连滚带爬地跑过来。

    但她们连近沐夏的身都不能,被她一个漂亮的侧踢,糖葫芦一样一串儿被踢飞好几米,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一群女初中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顿时,女厕所里响起哭声一片。

    “疯子!你这个疯子!你等着,等李老师来了看你怎么办!”

    “快松手吧沐夏,这样真要出人命的!”

    “呜呜呜,求求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