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4:老婆奴(1/2)

    白鸥猪队友,一下子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秃噜了。

    他自己“哈哈哈”了半天,笑完发现气氛不大对。

    那从来神色慵懒一切笃定的好友紫极天尊,此刻正如临大敌。

    而他对面的大敌,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睁了个滚圆。

    “连遇袭落海,下落不明,都是假的?”忘忧一字一顿,匪夷所思,完全被这人的不要脸给震撼了!

    她刚才就猜到了七八分,但白鸥的话还是让她一个倒仰,人生观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阿忧,你听我解……”

    “你解释个屁!”忘忧难得爆粗口,扭头就走。

    “别,我不解释了,我道歉,我罪大恶极,我该千刀万剐,我是个牲口……”

    他一连串儿地玩儿命骂自己,连忙抱住小姑娘的腰不让人走。

    “放开!”忘忧挣扎,气的踹他:“这日子没法过了!”

    “阿忧,别走,你好好打,好好出气。”紫极天尊哪里敢放开,这次一松手,小姑娘定是天高海阔再也不会见他了。

    他一边哄一边苦笑连连,当初离开青云剑宗,他发下了心魔誓,永不入青云剑宗一步。

    所以才想出了这个馊主意,一是把小姑娘引出来,二是用苦肉计,让这个反应慢吞吞的小丫头片子心疼一下。

    他在小丫头心里,因境界的关系难免有个长辈的感觉。

    只有让她看见了自己的凄惨和无助,这种感官才能给她扭过来。

    只是后来为什么冒进了呢。

    是听见青砚有话对她说,他心慌了,怕被捷足先登。

    又或者是大半个月没看见这个人,她那么笑眼弯弯的出现在眼前,他空落落的心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再或者是看见她满心满眼的担忧和焦急,让他心中狂喜,知道小丫头对他并不是无意的。

    三者合一让他脑子一昏,一下子来了个大跨步,于是扯到了蛋。

    “我都招了阿忧,你约法三章的时候,我已经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那时候你刚松了口,说要慢慢来,我想着先别刺激你,等稳定一段时间,再跟你交代来着。”

    “再给我一个机会,嗯?”

    紫极天尊紧紧地抱着她,豁出去了脸面,把自己一路作死的心路历程,一股脑全撂了。

    声音里,也是绝不掺假的慌乱之色。

    听的忘忧脸红心热,既好气又好笑,还生出一股隐隐的心疼来。

    这个人,何曾这么低声下气过呢。

    “你先松开。”忘忧挣扎的力气小了些,咬着唇道。

    “你原谅我了?”

    “没有,你再多的理由,骗我也是真的。”她哼一声:“松开。”

    “不松。”紫极天尊听出她软化了几分,耍着无赖箍着她小细腰。

    “阿忧,你占了我这么大的便宜,你不能不认账。”

    什、什么?

    忘忧一呆。

    紫极天尊把她牢牢圈在怀抱里:“你摸也摸了我的手,抱也抱了,亲也亲了,还看了我一半果体,你现在走了就是不负责任,就是抛夫弃子。”

    忘忧眼前一黑,被这一大段颠倒黑白给震的表情都裂了一下。

    “哪、哪里来的子?”重点被拐着歪去了西伯利亚。

    “你不走,早晚有子,走了就是抛夫弃子。”他理直气壮,何止把忘忧给震住了,就连不远处的鸾鸥妖王都捂住了脸。

    这特么不是紫极!

    这特么不是紫极!

    鸾鸥妖王和紫极天尊几百年前不打不相识,成了不为人知的好友。

    但他印象里的紫极天尊,实力强横,性情邪肆,风采凌然,哪里是眼前这个震碎他三观的老婆奴。

    鸾鸥妖王“唰”一下投向忘忧,满眼都是崇拜之色。

    嫂夫人牛逼啊!

    忘忧被看的啼笑皆非,这人!这人!

    “你不要脸!”他使劲儿去踩紫极天尊的脚。

    “嘶!”

    小丫头下脚真黑!

    紫极天尊倒抽着凉气儿,疼的呲牙咧嘴,但听出她情绪已经像从前一样,不再是气怒羞恼,反而和他“打情骂俏”的成分多一些。

    不由得心下长舒一口气,反正他追老婆的路上,脸皮早叫狗叼走了。

    “嗯,夫人说得对。”他声音里已经含了笑,这会儿才敢把人松开,转的和自己面对面。

    “别气了,气大伤身,嗯?”

    “谁是你夫人。”忘忧气哼哼地,别过脸去,不看他。

    “现在还不是,以后一定是,你看我表现。”

    “行吧。”她皱皱鼻尖:“你再敢骗我……”

    “绝对不敢。”

    紫极天尊握住她的小手,柔声细气地哄。

    直让鸾鸥妖王牙都酸了,心下连叹一物降一物。

    他这会儿才敢走过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