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楚州卫戍(1/2)

    林虎当年在陈思梵家当司机时就不是什么好人,长得体格壮硕,满脸凶狠,喜欢和很多混混称兄道弟。

    后来听说陈思梵的父母被人逼死,直接就夺了陈家的公司。

    现在他穿着花衬衫,套着西装马甲,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衬衫下强壮的小臂隐约露着一条纹身。

    “林叔,请把我家的公司还给我。”陈思梵没看地上的钱,依然静静的说道。

    “你有病吗?你是不是油盐不进,在外面混的不行,穷疯了?”林虎脸上露出了不耐烦。

    便看了看自己蒲扇般的大手,林虎由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废物,忘记我十年前是怎么打你的了?”

    “我没忘记。”陈思梵说。

    “小帅哥,赶紧走吧,虎爷可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他现在是楚州首富,黑白两道通吃。”美女站在一边说。

    三个人在办公室站着,门外突然走进来一大群人。

    这群人西装革履,手里拎着笔记本电脑和各种文件,才走进来便把电脑连上了电,将一份份文件摊在了办公桌上,认真的核对起来。

    看见这群人,林虎吃惊的问,“徐行长,您怎么来了?”

    “李副行长,你们也来了?”

    “天龙集团在你手里经营不善,欠债五十亿。这位陈先生已经和市首打过招呼了,他会为你们还债,接手你们的天龙集团。”徐行长面无表情的说。

    “啥?”林虎眼神发懵。

    林虎不懂得做生意,十年前拿下了陈家的公司后,便将陈家的公司挥霍一通。账面上的钱早就空了,他这些年一直靠贷款支撑。如今陈思梵回来了愿意为他还债,市里自然支持。不然天龙集团会在林虎手里破产,不但几十万人面临失业,整个楚州的经济也会受到影响。

    当市里几个大银行来的行长清点债务时。

    林虎眉头紧皱。

    “不可能,陈阳是个废物,他没有爸妈什么都不是。他这些年不是一直在要饭吗?他怎么可能还得起公司的债务?”

    “徐行长,你们不要开玩笑了,这小子还不起钱的。”

    “虎爷,他不会真能还起钱吧?”美女站在一边紧张了。

    “不可能,他肯定还不起钱。天龙集团欠了几十亿啊,几十亿是那么好赚的?如果他能还起钱,我把这办公室的地板舔干净!”林虎咬着牙说。

    “陈先生,天龙集团的债务已经清点好了,请你过目。”徐行长交给陈思梵一摞厚厚的文件。

    “不用看了,这是五十亿支票。”陈思梵说。

    “好,从今天开始这公司就交给你了。你是市首信任的人,希望你可以将这家公司做好。”徐行长轻轻点头。

    “谢谢你。”陈思梵与徐行长握手。

    “林总裁,从现在开始,天龙集团已经不属于你了,请你立刻离开。”徐行长又向林虎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虎咬着牙。

    他向陈思梵看来一眼,又看看几位行长,狠狠挠了挠剃的光头,又扯开了领带,“这小子以前是陈家的废物啊,他怎么可能拿得起五十亿?”

    “你们是合起伙来耍我的对不对?”

    “林总裁,你这十年生活的太好了,大鱼大肉吃多了,脑袋有点不清醒了吧?”徐行长冷冷的看着林虎,“天龙集团的事,我们早就跟你说好了,如果你还不起钱,会交给别人接管。之所以一直给你贷款,是怕这楚州第一突然破产,对百姓们产生影响。”

    “我们都是国家工作人员,闲的没事和你开玩笑?”

    “这小子很穷,他不可能还起钱的。他拿的支票是假的,肯定是一张废纸,你们好好验过他的支票了吗?”林虎问。

    林虎这十年欠债不少,只要陈思梵接手了天龙集团,他便要一无所有了。

    没有天龙集团,他以后再也没法向银行贷款挥霍了。

    他很不甘心,不相信陈思梵这种废物,能拿出五十亿的巨款。

    “你吗的,你是不是做假支票骗人?你知道做假支票骗银行是什么罪吗?”林虎突然向陈思梵看来。

    “你骂我母亲。”陈思梵的眼神冷了。

    陈思梵从小富贵,十八岁时家道中落,人情冷暖,世间百态,他经历的太多,心里早就平静的犹如死水。

    只要不被人问候父母,他的情绪很难产生波动。

    今天他已经不止一次被人问候母亲了。

    “兔崽子,就骂你母亲了又怎样?难道你不是垃圾,不是废物?天龙集团欠的可是五十亿,得是什么样的人物能拿出这么多钱?”林虎大吼。

    陈思梵不说话,几位行长全都露出了复杂的眼神。

    “兔崽子,赶紧给我滚,这天龙集团是我的!”林虎继续向陈思梵大吼。

    陈思梵握住了林虎指着鼻尖的食指。

    “你干什么?”林虎的脸色微微一变。

    便轻轻一扭,林虎从食指到整条手臂顿时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