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知小儿(1/2)

    还没等美女和林虎明白怎么回事,一群人穿着警服走了进来,“林虎,你涉嫌商业诈骗,勾结涉黑涉恶人员,纵容手下欺负百姓,我们已经调查你很久了,请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陈长官。”为首一名警员向陈思梵敬礼。

    “你好。”陈思梵站起来,回了个标准的军礼。

    他是一名兵王,从现在开始已经正式回归华夏,为华夏做事。

    无论是他的一身本事,还是作为军人该有的素质,都是世界一流水准。

    他从不欺凌弱小,如果林虎不是连续两次问候他的母亲,他也不会大动肝火废了林虎一条手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虎还躺在地上一脸的懵。

    “和我们回去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有警员将林虎带了起来。

    陈思梵燃起一支香烟,看着办公室里的摆设静静的发呆。

    美女还没走,看着这眼神冰冷,一脸无害的青年,心里怕的厉害。

    她叫季洁,去年来的公司,被林虎相中美貌,让她做了身边的秘书,在公司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现在林虎犯法被抓,她估计自己也要走了。

    她不知道陈思梵是什么人,心里猜测可能是某个没听说过的大人物,看了陈思梵几秒,在心里叹口气,能成为这种大公司的秘书不容易,但换了老板,她该走还是走吧。

    “你叫季洁是吧?”陈思梵突然说话了。

    “是的。”美女惊讶的转过身子,向陈思梵认真的点头。

    “我看过你的履历,华清大学商业管理硕士毕业。你很有才华,是林虎的女人吗?”陈思梵淡淡的问道。

    “不是的。”美女的脸红了,羞涩的低下了头。

    “林老板很喜欢我,但他不是好人,我没法和他在一起。天龙集团是楚州第一,资产上百亿,我在他身边做秘书年薪五百万,这么好的工作,我离开了以后很难找到。所以一直和他斡旋,想着能赚点钱就赚一点。”

    “一个月内,我要看见天龙集团出成绩。”陈思梵说。

    “哈?”季洁眨了眨眼睛。

    “我陈思梵不缺钱,买下天龙集团,只因为这是我父母的心血。从今天开始,你做天龙集团的总裁,我给你年薪五千万。”

    陈思梵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电话,站起来便走了。

    下午时,陈思梵去了楚州慕家。

    十年前,慕家是楚州一个很有实力的二流家族。陈思梵的父亲与慕天风是生死好友,他和慕天风的女儿慕诗语从小便订了婚约。后来陈思梵的父母被人逼死,他去慕家求助,不但没得到慕家的帮助,还收到了慕家的退婚书。

    站在慕家门口,陈思梵看了看手中已经发黄的退婚书,心里有些颤抖。他和慕诗语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感情极深。

    他十八岁去海外当雇佣兵那年,慕诗语只有十四岁。

    想不到一晃十年过去了,慕诗语心里还惦记着他,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小女孩儿现在变成什么模样了。

    陈思梵提着礼物走进慕家时,慕家坐了很多人。慕天风和十年前模样没什么变化,他正抽着香烟和家里人谈事,看见陈思梵走进来手里的香烟掉了。

    “阳儿?”慕天风的眼睛微微发红。

    “慕叔叔。”陈思梵轻轻点头。

    慕家是老太太说了算,慕天风是慕家第三子,性格懦弱,他心里一直支持陈思梵和慕诗语,只可惜十年前他还和老太太住在一起,想帮助陈思梵有心无力。

    现在看见陈思梵突然来了,心里的震惊何止天翻地覆能够形容。

    “陈阳?”看见陈思梵来了,沈柔也是微微一愣。

    她是慕天风的老婆,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长相仍然极好,身段曲线优美,穿着优雅。

    家里另外还坐着两名女孩儿和一名男生,一个是二女儿慕诗语,陈思梵的订婚妻子。另一个叫慕蓓蓓,陈思梵未来的小姨子。

    男生陈思梵不认识。

    “阳儿,一晃十年了,你去哪了?我一直在打听你,当年没法帮你,心里好后悔。”慕天风赶紧踩灭了地上的香烟,快步向陈思梵走来,一把将陈思梵紧紧搂在了怀里。

    慕诗语也站了起来,看着陈思梵的美目写满了激动。

    她是个大美女,长相精美,身材极品,穿着一条淡蓝色的长裙,皮肤雪白,柔美的黑色长发微微挽着,云峰高耸,一双修长的玉腿在裙下若隐若现。

    陈思梵隐约还记得慕诗语的模样,没想到她出落得这么漂亮了。

    此等美女只是看一眼便觉得赏心悦目,更别提娶来做老婆。

    “慕叔叔,这十年我过的很好。”陈思梵微笑着抱住了慕天风。

    “你瘦了,也更精神了!”慕天风笑着拍了拍陈思梵的肩膀。

    “慕叔叔也不错。”陈思梵微笑。

    “咳咳咳!”沈柔突然大声咳嗽了起来。

    她用力的拍起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