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两千万彩礼(1/2)

    宋秋的突然举动把沈柔、慕诗语、慕蓓蓓和陈思梵吓了一跳,阳光正照进来,宋秋拿出来的钻戒两克拉大小,有着精美的白金戒托,整颗钻石绚烂夺目。

    这钻戒一看便价值不菲,少说三十几万。

    “阿姨,如果你愿意把慕诗语嫁给我,我们宋家再拿三百万彩礼!”宋秋破釜沉舟,咬着牙齿说。

    听了宋秋的话,沈柔看着钻戒的眼睛闪闪发光。

    心里说不出的动心。

    “诗语,我是真心爱你的,只要你愿意嫁给我,等我发财了,什么都送给你。求求你嫁给我吧!”

    宋秋又看向慕诗语,眼神认真的发出一声大吼。

    “这有点太突然了吧?”沈柔心里有点紧张。

    “三个月了,我追了诗语整整三个月了!阿姨,我对诗语什么心意,你们早就知道了。只要你们把她嫁给我,我一定会对她好的。包括慕家,以我的聪明才智,保证你们赚大钱,求求你们把诗语嫁给我吧!”宋秋咬着牙说。

    沈柔在心里犹豫了起来。

    “诗语,嫁给我好吗?”宋秋眼中露出深情。

    “我不会嫁给你的。”慕诗语轻轻摇头。

    “为什么?”宋秋脸色微变。

    “有婚约。”慕诗语说。

    “你的婚约不是早就解除了吗?”宋秋脸色难看的向陈思梵看来。

    “我把我心里想的告诉你吧。”慕诗语轻轻叹口气。

    她以前家境不弱,上门提亲的豪门权贵不少,这几年也有不少人喜欢她的长相。一次次的拒绝,使她经常被母亲数落,在家里的日子过得很难受。

    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从来没有向人说过。

    “我和陈阳是青梅竹马,十年前他家里搬到京城后,我心里很惦记他,也发自内心的祝福他。却没想到他父母不适应京城的商界,被竞争对手恶意陷害,含恨离世。他来我家苦苦哀求时,我心里很难过,却无能为力。”

    “那时候我们都很孱弱。”慕诗语说。

    陈思梵静静的看着慕诗语,心里生起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我几斤本事心里最清楚,我知道我一定不是京城巨鳄的对手,不敢奢望为陈阳的父母报仇。”

    “我只想着等陈阳,等他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来找我。他家里虽然没钱了,但是我家有。你没有我可以找到更好的美女,他没有我活不下去。”

    “所以我一直在心里给他留着位置。”慕诗语说。

    “原来你一直想养这小白脸?”沈柔说。

    “妈,我们慕家和陈家交好时都是二流,陈家做大后没有抛弃我们,现在他们没落了,我们怎么能抛弃他?做人不应该这么现实,要有始有终才行。”慕诗语说。

    “你嫁给他,会受穷一辈子,我们慕家也得不到半点好处。”沈柔说。

    “我们最起码有别墅,有奥迪,而他什么都没有。”慕诗语说。

    “所以你便想着向他倒贴?”沈柔阴阳怪气道。

    “怎么说也是世交,能帮一把还是要帮一把。”慕诗语眼神坚定。

    “这种废物,你管他干什么?诗语,你好好看看我手里的钻戒,想一想我给你的三百万彩礼,如果你嫁给我什么都有啊!”宋秋脸上见汗。

    “如果诗语嫁给我,我送五克拉的钻戒,再送彩礼三亿美金。”陈思梵淡淡的说道。

    “就凭你?”宋秋向陈思梵看来。

    慕诗语、慕蓓蓓和沈柔也由眼中露出惊讶,向陈思梵看来。

    陈思梵的身家一直都以美金计算,他在国外时也花惯了美金。三亿美金对他来说只是小数目,还不如他在海外打仗时一天耗费的炮弹钱。

    “你根本不爱慕诗语。”陈思梵说。

    “去你吗的吧!”宋秋骂道。

    陈思梵眼中的瞳孔狠狠一缩,心里最恨别人骂他父母,他忍着心里的怒火静静说道,“如果你真心喜欢慕诗语,既然你知道了她的选择,便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如果我知道她心里喜欢的是你,便会马上放弃。而不是一次次利诱她的父母,让她在家里受气,被母亲为难。”

    “还有天龙集团的合同,你之所以这么着急向慕诗语求婚,是对自己没信心,怕她见到了天龙集团的老板,被老板相中吧。既然你真心喜欢慕诗语,便不应该让她抛头露脸,生意是男人的事情,有天大的难处都该默默扛着,怎该让女人为你分担?”

    “你现在便让慕诗语以美色勾引天龙集团老板,我很难想象你和她在一起,将来会不会为了生意让她陪人喝酒。”

    “所以无论是比钱,还是比真心,你都不如我更喜欢慕诗语。”陈思梵微笑着向沈柔看来,“至于天龙集团的合同,只要你们信任我,我马上便能帮你们拿到。”

    “滚出去!”沈柔冷冷的说。

    “阿姨?”陈思梵眼中露出惊讶。

    “我让你滚出去。”沈柔看着陈思梵的眼神冰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