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生日礼物(1/2)

    “妈,现在我们拿到了天龙的合同,大哥和二哥两家应该还没有。刚刚我去天龙问了一下,他们说如果正常找天龙排队预约,要等到半个月以后,大哥和二哥两家应该拿不到合同了,你不用着急了。”慕诗语说。

    “他们拿不到合同,我们拿到了,我们在慕家的地位基本稳了。”沈柔轻轻点头。

    “别总说陈阳了。”慕诗语说。

    “我懒得和他见识。”沈柔说。

    慕、陈两家以前关系极好,大家都是看着陈思梵长大的,慕天风对陈思梵好得犹如父亲,沈柔也像陈思梵半个母亲。

    她对陈思梵太熟悉了,是陈思梵的长辈,看不起陈思梵现在没钱,说话处处不留情。

    倒是拿到了合同以后,她的心情好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样把陈思梵当成讨饭的驱赶了,陈思梵也算间接得了季洁的恩惠。

    “后天是我的生日,我可以邀请陈阳参加吗?”慕诗语小心翼翼的问。

    “你真想嫁给他呀?”沈柔的脸色又难看了。

    “是的。”慕诗语说。

    沈柔在心里暗暗思忖起来。

    慕家最风光时,登门向慕诗语求亲的豪门无数。她那时候才只有十六岁,便有很多大家族过来抢着预定。

    大女儿慕无双寻个好人家嫁出去了,嫁的是本地大户楚家三公子。可那楚家三公子是个不争气的,在楚家受气,慕家一直没得到好处。

    逢年过节还回家炫耀,大家都不太喜欢那女婿。

    也是有了楚家这前车之鉴,慕家对慕诗语和慕蓓蓓两人也小心了点,有人求亲时被慕诗语拒绝了,她只数落几句,没太逼迫慕诗语。

    慕天风也没少在她耳边吹风。

    说找不到像样的豪门了,还不如给慕诗语招个上门女婿。最起码家里有个顶梁柱,有什么事还能指望上点。

    生的女儿始终是他们的宝贝,在眼皮底下看着也不用受气。

    现在她为慕家拿下了合同,在慕家的地位暂时没有威胁了。若慕诗语铁了心要嫁给陈阳,同意了倒也没什么。

    只是这陈阳是个废物啊,没钱没势不说,能力也不及她一半。

    “随便你吧。”

    沈柔越想心里越烦,干脆玉手一挥懒得管了。

    女儿大了不听话,陈家当年也对慕家有过恩。慕诗语未来能过的怎么样,全凭她的造化吧。

    “谢谢你,妈妈。”慕诗语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候小二考进楚州卫戍了。侯家和我们慕家关系不错,是老太太重点巴结的对象。候家小二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陈阳后天来你的生日宴受了气我可不管。”沈柔说。

    “妈,候哥考进楚州卫戍了?”慕蓓蓓问。

    “是。”沈柔说。

    她们说的候小二叫候杰,是楚州排行顶尖的名门。十八岁时考进军校,如今进了楚州卫戍,楚州最高执法部门。

    在楚州上流很有权势。

    只是他脾气不太好,一直是出了名的有勇无谋,即使他很喜欢慕诗语,慕天风和沈柔也没考虑过这个女婿,怕他将来打老丈人。

    最近他刚刚进了卫戍,可以在外面随便走动了,沈柔想到有一名恶少要纠缠她女儿了,感觉有些头疼。

    “阿姨,我先走了。”陈思梵站了起来。

    沈柔没说话。

    当陈思梵走后,沈柔发出一声冷笑,“看见没,听说有个当官的要和他抢老婆,吓得直接走了,你看上的陈阳不行。”

    “妈,陈阳不是这种人。”慕诗语轻轻摇头。

    在慕诗语看来,陈阳性格文弱,肯定不是侯杰的对手。但陈阳很有骨气,从来都没向人低过头。

    陈思梵当然不怕侯杰。

    他自己就是卫戍大佬,怎么可能怕自己的手下?

    他只是在慕家呆着没意思了,想到天龙集团还有事要处理,要回天龙集团办正事了。

    “我在公司大厅安检,你下来接我。”回到天龙集团,陈思梵给季洁打了个电话。

    “是。”季洁赶紧走下楼。

    看见季洁走来接陈思梵的刹那,大厅里的保安们全都傻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自称是陈思梵的青年,竟然真是他们的新老板!

    “你今天上午去慕家了?”陈思梵走进办公室,坐在总裁的椅子上燃起了一支香烟。

    “是,我查了一下,发现慕家的慕诗语和你是青梅竹马。你这次回来是要娶她的吧?老板,你真浪漫。”季洁笑眯眯的看着陈思梵。

    她以为自己上午帮陈思梵做了一件好事,此刻心里美滋滋的,正等着被陈思梵表扬呢。

    “公司里的保安们不认识我。”陈思梵轻轻叹了口气。

    “哈?”季洁微张着嘴巴。

    “今天上午我带慕诗语来公司拿合同,被保安们拦在安检了。”陈思梵说。

    “这群不会来事的,他们怎么能拦你呢?”季洁急的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