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四大营首(1/2)

    楚州已经平静了太久,虎子在卫戍半年没接过一个案子,早就闲的骨头都痒痒了。

    他是天生的战士,渴望战斗。

    好不容易遇见这么大的阵势,怎能不好好享受一番!

    在他心里,这也是他和陈思梵这种强者的一种对决。他要在陈思梵面前展示出实力,让陈思梵知道他是怎样一名高手!

    用枪拿下这些混混都不光彩,得是赤手空拳才行。

    当虎子亲自拆了手枪,混混们愣了愣,渐渐由脸上露出喜色。

    “砍死他!”有人发出一声大吼,混混们再次黑压压的涌了上来。

    “陈思梵,你不是兵王吗?你不是很有钱,很能打吗?来啊,向我动手啊。我看看到底是你这个兵王厉害,还是我这个黑老大厉害!”

    林虎躲在几名壮汉的身后,向陈思梵发出大吼。

    此时的林虎几近疯狂,他在楚州已经失去了一切,他现在是逃犯身份,不介意在逃跑前放肆一番,挥霍他在楚州十年积累的势力。

    陈思梵一直被人用刀架着脖子,他没有反抗,只是静静的看着林虎。

    “兔崽子,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废了我一条手臂吗?动手啊,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林虎继续向陈思梵大吼。

    “我十四岁那年,你来我家做的司机。”陈思梵说。

    林虎眼神凶狠的看着陈思梵。

    “我从小内向老实,不太会说话,不如我父亲那样有魄力,敢在商场冲杀。也不如我母亲足智多谋,以心机打败强敌无数。即使我是身家百亿的富家公子,在学校经常被人排挤、欺负。”

    “我从来都不懂得花钱,不懂得怎样讨好身边的朋友、同学,也不会仗势欺人。是你看见我被人欺负,主动去学校帮我出头。”陈思梵静静的看着林虎说。

    “你还记得我对你的恩德?”林虎说。

    “说实话,我一直挺自卑的,即使现在心里也很自卑,没觉得自己是什么有钱人,总感觉钱不够花。”陈思梵凄凉的笑了。

    “然后呢?”林虎问。

    “挺感谢你的吧,帮了我整整四年,从十四岁帮我到十八岁。我家里都是些没有钱的亲戚,只知道向我们家索取,从来没有报答。而你一直没得到我家什么好处,帮我的却是最多的。刚回华夏时,我身上有着很多怨气、戾气,你骂我父母时我很愤怒,忍不住废了你的手臂,我心里很后悔。”陈思梵说。

    林虎身上的怒气收敛了,静静的看着陈思梵不说话。

    “我现在是卫戍长官,少将级军衔,若是你愿意自首,我不和你计较。涉恶罪可大可小,如果你手里没有命案,也许十几年就出来了。”陈思梵说。

    “就你这逼样的,还想让我自首?”林虎看了看陈思梵脖子上架着的刀,被气笑了。

    他当时被陈思梵扭断一条手臂时,心里又恨又怕,即使现在拿下了陈思梵,也一直提防。看见陈思梵不动手,反而和他讲理,他心想原来陈思梵只是个纸老虎。

    看他单人时厉害的不行,现在他这边人多了,陈思梵不敢动手了。

    呸!

    “林叔,我现在不动你,是我还你的恩。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还想要杀我的话,便不是我只动动你那么简单了。不管你对我有天大的恩,你始终夺了我家的公司。当年我求你为我父母报仇时,你赏过我一巴掌,这一巴掌我一直没有还你。”

    “还有,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亡故的父母给的,而你却从来不念他们的恩,张嘴闭嘴骂他们,我心里十分恼火。”陈思梵说。

    “吓唬我吗?”林虎问。

    “呵呵……”陈思梵由身上拿出一支香烟点燃,静静的看着虎子。

    虎子这边已经和林虎的手下们打得不可开交了,他将林虎的手下们一片片打倒,林虎的手下们又一片片的涌上来。

    眼看着自己已经打倒了林虎不少手下,但林虎的手下们依然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渐渐的,他的额头上冒出不少汗珠,强壮的身体也是汗流成了小河。

    他开始累了,喘了。

    武功再高,也怕人海!

    即使虎子是兵王,林虎的手下们再不济,也都是一个个大活人,真正面对时只有黑压压的一片,根本看不见尾。

    而且这些人一起涌上来时七手八脚,手拿着砍刀、钢管等各种武器,虎子要防备四面八方,稍微累一点注意力便没法集中。

    当他和这些人打在一起时,有人砰的一声一钢管砸中了他的后脑。

    虎子一个踉跄,向前面的混混倒去。他前面的混混坏笑,顺手拿着砍刀便向他捅来。虎子赶紧一个急转身,险险躲开了混混的砍刀,却在急转身时身体又被人挥了一钢管。

    虎子有点慌了,赶紧摸身上的手枪,他这才想到刚才自信过头,手枪已经被他拆了。

    “不行了,梵哥,我要坚持不住了!”虎子开始喘的厉害,向陈思梵求救。

    他向陈思梵这边看来一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