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生日会(1/2)

    这一刻的陈思梵穿着简单的半截袖,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和慕家很多富家子弟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他眼神不卑不亢,腰板挺得很直,让人忍不住由心里生出尊重。

    慕诗语的朋友们快速被陈思梵吸引来目光,慕无双看着陈思梵的眼神露出几分特别,楚人豪的脸色狠狠一变,噗的一声喷出嘴里的香槟,狠狠咳嗽了起来。

    慕诗语的心里则是生起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激动、喜悦。

    还有一丝感动………

    只要陈思梵来了。

    无论送给她什么样寒酸的礼物,她都不会嫌弃!

    她早已认定了自己是陈思梵的人,无论陈思梵这辈子是贫穷还是富有,她都愿意跟陈思梵在一起。

    “臭小子,你还敢来?”宋秋看见陈思梵脸色一变,立刻走过来抓住了陈思梵的衣领。

    慕诗语过生日这天宋秋也来了,他是慕诗语的追求者,这几天为慕家出力不少。

    这样的场合怎么能少得了他?

    另一名青年穿着一身特战迷彩服,眼神锐利,看着陈思梵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青年叫侯杰。

    是楚州的权贵子弟,背景大得吓人,不是宋秋可以相比。

    他也是慕诗语的追求者。

    “宋秋,你干什么?”慕诗语拦住了宋秋。

    “诗语,你别拦我,今天我非打死这小子不可。”宋秋气呼呼的说。

    “为什么?”慕诗语问。

    “他扔了我送给季总裁价值十几万的口红!”宋秋恨恨的说道。

    听了宋秋的话,慕诗语家里的朋友们纷纷侧目,沈柔和慕天风、慕蓓蓓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今天是慕诗语的生日,不管发生了什么,沈柔和慕天风这两个做父母的没法插手。

    “兔崽子。”宋秋狠狠瞪了陈思梵一眼,一把将他推开。

    接着他燃起一支香烟,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你们大家都知道,楚州第一换了新老板,现在的老板不是林虎,是陈思梵了吧?”

    “也不知道那陈思梵抽的什么风,自从买了天龙集团后,直接就断了我们宋家的活路。我爸让我和天龙集团谈谈,便给季洁总裁买了全套香奈儿的口红,花了十几万。这小子倒好,去总裁办公室偷东西被我们看见了,我们说他偷东西恼羞成怒,竟然把我要送给季总裁的口红顺窗户给扔了。”

    “那可是价值十几万啊,心疼死我了!”宋秋恨恨的说。

    “陈阳家里虽然没钱,但是他的人品我一直清楚。无论他怎么穷,永远都不会偷东西,不然也不可能沦落到如此下场。宋秋,你冤枉人家偷东西,人家自然生气,扔你的口红不是很正常吗?”慕诗语说。

    “他好像还会点武功,把天龙的保安经理都给打了。”宋秋说。

    “会武功?”楚人豪和慕无双愣了愣。

    一边的侯杰眼睛亮了。

    他是一名恶少,进了卫戍人品还算端正。从小便是武痴,与虎子一样渴望强者。

    此刻他不禁双手有点发痒。

    想与情敌较量较量了。

    “我只不过扔了你十几万的口红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今天是慕诗语的生日,你能别闹吗?我明天赔给你就是了。”陈思梵终于说话了。

    “那可是十几万,你赔得起吗?”宋秋走过来又要抓陈思梵的衣领。

    “赔得起!”陈思梵的眼神冷了。

    被陈思梵冰冷的眼睛看着,宋秋的眼神露出惧怕。

    他记起来了,这小子还会武功呢,天龙保安经理杨群可是练了几年古武术,被他一只手就给扔出去了。

    他总是欺负陈思梵,陈思梵却从来都不与他见识,有点深藏不漏啊。

    别把他逼太紧了。

    不然他今天晚上发疯在慕诗语的生日宴把自己打了。

    丢人可要丢到姥姥家了。

    “这可是你说的,明天把口红赔我。我不要口红了,要十几万。”宋秋说。

    “好。”陈思梵说。

    “你还没吃饭吧?”慕诗语对陈思梵说。

    “嗯。”陈思梵脸上露出了笑容。

    “给你留了饭菜,来吃点吧。”慕诗语轻轻拉起了陈思梵的手。

    这还是慕诗语第一次拉陈思梵的手,感受到她玉手温暖柔软的触感,陈思梵的心里不禁有些触动。

    今晚来的富少千金不少,一共十几个人。

    当慕诗语拉着陈思梵走向厨房时,这些年轻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陈思梵,侯杰更是咬起了牙齿,由身上散发出锋芒,犹如野兽般十分危险。

    陈思梵目不斜视,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吃点东西吧。”慕诗语端来一个小碗和一份精致的拼盘。

    陈思梵确实饿坏了,他中午就没吃东西,特意留着肚子来慕诗语家里吃蛋糕。一晃折腾到晚上九点多,肚子早就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