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让姐姐去嫁(1/2)

    雪白一片的病房。

    两张病床并排而放。

    床上静躺着两个病人,同样的脸色苍白,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

    其中一张病床旁,左右围绕着四五个人,有人嘘寒问暖,有人细心安慰,有人端茶送水。

    而仅隔几步的地方,另一张病房旁,却是空无一人。

    哪怕那张病床上的女子,明显更加虚弱苍白。可所有人都只当她是透明人,仿佛根本看不见她。

    苏夏听着不远处的热闹,微微垂下了眸。

    旁边病床上的人,是她的妹妹苏瑜。

    她们两个本是双生,但因为异卵而生,样貌并不相同。又因为她早出来一分钟,就成了姐姐。

    苏瑜自小患有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就算没有受伤,也需要定时进行输血。

    这一次,她闹了一次割腕,情况就更加严重。

    爸妈连夜将她送到了医院。苏瑜的血液特殊,而自己恰好和她血液适配。苏瑜失了血,自己……作为一个血袋子,自然是又一次无怨无悔地献出了鲜血。

    苏夏的眸底闪过一丝哀色。

    一个星期前,她刚为苏瑜进行了一次常规输血,这会,又进行了一次抽血。两次加起来,她失去的血液,达到了1200。

    她还记得第二次抽血的时候,医生提醒说,她的身体,如果再进行抽血,可能会对产生不可逆转的危害。

    爸爸妈妈怎么说的?

    她至今记得。

    他们说:“快点,一定不能让小瑜出事。”

    明明她们都是父母的孩子。

    可她的身体,从来都不重要。

    她存在的意义,从一开始,就是给苏瑜输血。

    因为爸爸妈妈说,她是姐姐,是因为她在胎里占了太多营养,所以苏瑜才会出生就得了这样的病。

    所以,她生来就该为苏瑜付出。

    她认可爸爸妈妈的话,所以,这些年一直宠着苏瑜,让着苏瑜,无怨无悔的替她输血。

    可这一次,抽血的量,实在是太多了。苏夏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自己恐怕就要这么死了。

    可哪怕她被抽血抽到死,爸爸妈妈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苏夏的眼眶有些干涩。

    爸爸妈妈说,是她欠苏瑜的。

    可她欠的债,到底要多久才能还完?

    是不是……她死了,才算还清?

    苏夏垂下眼帘,掩盖眸底的哀色。

    苏瑜的床边,此刻正围着一圈人。

    简云流着泪,手里还捧着一碗粥:“小瑜,你昨天失了这么多血,虽然进行了输血,可医生说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就当妈妈求求你,你吃点东西吧。”

    她全然是一副慈母心肠,却完全没有关注到不远处,她的另一个女儿,因为输送了太多血液,已经在晕厥边缘。

    “多少吃点。”苏洪文皱着眉头,语气虽然严厉,但也难掩关怀。

    “不吃,我不吃。”苏瑜任性地喊道,她伸手,恶狠狠地打落了简云手里的碗。

    粥打落在地上,香味反而蔓延了出来。

    苏夏舔了舔嘴唇,苏瑜不想吃,她想吃啊。

    可是……

    从来不会有人想到她。

    简云只是心疼地拉住了苏瑜的手:“我的祖宗啊,你这要是又受了伤,可怎么办啊?”

    苏瑜赌气说道:“受伤才好,你们也别救我,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苏夏抿了抿唇。

    苏瑜若是伤到了。

    以她的身体,自己恐怕要又一次给她输血。

    苏夏只能默默祈祷,苏瑜千万千万不要再任性了,否则,再输一次血,她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撑下来。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简云擦着泪:“你说这话,不是要妈的命吗?”

    “小瑜,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身体。”苏洪文也努力柔和了语气。

    苏瑜眼睛一亮:“好。那我要取消和霍家的婚约!我不要嫁给霍骁!”

    “胡说什么!”苏洪文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

    见身边,都是他的心腹,他这才镇定了一些。

    但他还是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又紧紧关上了病房的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霍家,霍骁。

    一个令人如雷震耳的名字。

    十年前,霍骁的父亲,雷霆集团的主事人,骤然身亡。

    年仅18岁的霍骁,接管了公司。

    然后,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他花了十年,将当时只是中等的雷霆集团,扩张成了世界顶尖的的大财阀。

    在启国,或者说,在世界范围内,如果有一张不能惹的人排行榜。霍骁,绝对会是排名最前的几个人之一。

    这样传奇的经历,这样滔天的权势。

    霍骁竟然愿意和他们苏家结亲,这简直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