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付出代价的人,永远是她(1/2)

    苏夏的嘴唇,突然有些干涩。

    而伴随着苏瑜的话,从输血之后,苏夏第一次得到了父母的关注。

    简云和苏洪文,同时看向了苏夏。

    原本透明的苏夏,一下子成为了焦点。

    “爸!我这么任性,哪怕嫁给了霍骁,多半也要得罪人家。姐姐性格比我好,她嫁过去的话,肯定比我合适。”苏瑜飞快地说道。

    苏洪文的眉头动了动,还真有些意动了。

    苏瑜,他是骄纵着养的,性格肆意跳脱,再加上她这么抗拒嫁给霍骁,若是结亲不成反结仇,这就不美了。

    如果是苏夏的话,以她懦弱的性子,哪怕得不到霍骁喜欢,也不至于会得罪人家。

    苏洪文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苏夏,认真思考起了,让大女儿嫁过去的可能。

    苏洪文沉吟了一下,问道:“小夏,你怎么想?”

    “姐姐!这可是霍骁!这样好的婚事,你一定会答应的,对不对?”苏瑜见父亲有些意动了,心中一喜,赶忙说道。

    苏夏脸色一白,手指微微握成拳。

    “小夏,要是嫁给了霍骁,你这辈子,可就是荣华富贵了。”简云也说道:“你妹妹愿意把这样好的婚事让给你,你得感谢你妹妹。”

    苏夏的嘴唇颤动着,她习惯逆来顺受,但这一次……她轻声说道:“小瑜,当天的晚宴,霍家提前传出过消息,说是要为霍骁,挑一个妻子的,对吗?”

    苏瑜有些不耐烦:“你现在说这个干什么?”

    苏夏细声说道:“你既然知道晚会的内情,为何要在晚会上跳舞?”

    苏瑜长得好看,跳舞更是好。

    那天晚上,她在晚宴上,艳压群芳,也因此,得到了霍家老太爷的青睐,许她霍太太的位置。

    若是不愿,当时为何要去出风头?

    既然出了风头,为何现在,又要让旁人来承担后果?

    苏夏说的平静,她自认自己并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是指出一个事实。

    可苏瑜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仿佛她说了什么天理不容的话。

    苏瑜的眼泪,刷的一下落了下来:“姐姐,我只是跳个舞,哪里知道会有之后的事情!你若是不想帮我,直说就行,何必阴阳怪气的。”

    说着,苏瑜哭的更凶,她捂住胸口,仿佛随时要晕厥过去。

    “我的心肝诶。”简云慌忙抱住她,眼中满是怜惜。

    随后看向苏夏时,她却又是满眼严厉:“小夏!怎么跟你妹妹说话的,你给我道歉。”

    苏夏的心头,一阵钝痛。

    从小到大,她一直在忍耐,一直在退让。

    可这一次,事关她的终生幸福,她却不想就这么退让了。

    苏夏缓缓说道:“我说错了吗?妹妹既然不想嫁给霍骁,就不该在霍家的宴会上出风头。出了风头,却又不想承担后果,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闭嘴!”

    啪的一下,苏洪文一巴掌打在了苏夏脸上,愤怒道:“你妹妹身体不好,你还说这种话刺激她!苏夏,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儿。”

    恶毒?

    她恶毒?

    她做什么了,就恶毒了?

    苏夏扯了扯唇角,她看着自己的父亲,有些倔强地说道:“是,她身体不好。我身体好。所以,我就该处处让着她,就该定期给她输血,就该替她善后收拾吗?”

    苏洪文的脸上怒意更甚:“你的意思是,不想给妹妹输血了?这是你妹妹,你是想要看着她死?”

    苏夏没有和往常一样选择退让,她缓缓说道:“定期输血,我可以接受。可是,她三天两头地受伤流血,我给她输的血,远远超出了定期输血所需要的分量!这一次,她更是任性割腕,光这一次,我就足足给了她800的血。为什么,每一次,她的不小心,她的任性,却都要我来付出代价?这对我,公平吗?”

    苏夏发泄般,说出了隐藏在心头的话。

    苏瑜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病,可她一点都不小心,动不动就受伤流血。每次,她一受伤,爸爸妈妈都会紧张地不得了。苏瑜也会因此,得到更多的关注。

    可是她呢?

    苏瑜受伤,哪一次不是要她输血?

    她167的身高,因为长期过量输血,体重,只有80斤!

    她不是不想输血,不是不想救妹妹,可是,明明知道自己的情况,苏瑜平时就不能哪怕小心那么一点点吗?

    对了,苏瑜恐怕根本没有小心的概念。

    反正每一次受伤,她不会有什么事。

    最终付出的代价的……是自己。

    “姐姐……”苏夏话音落下,苏瑜的眼泪就落了下来:“你原来,原来是这样想我的。”

    苏瑜一哭,简云就难受地不得了,她有些生气地看着苏瑜:“你妹妹身体不好,从小唯一的爱好,就是跳舞。跳舞的人,哪里有不受伤的!她又不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