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何下台(1/2)

    “爷爷。”苏夏已经走到了霍老爷子面前。

    霍老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等急了?”

    苏夏摇了摇头,她方才只是吓吓苏瑜,不是真的要跟霍老爷子说那些。

    她只是平静地说道:“爷爷,我只是想着,霍骁工作太过繁忙,婚礼这种小事情,其实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了。”

    “你一个人完成?”霍老爷子有些惊讶。

    他以为苏夏是在说气话。

    可他细细看去,苏夏目光澄澈,话语诚恳,竟是真的这么想。

    苏夏点头,正要说话。

    旁边一个贵妇人已经一脸和善的说道:“哪有让新娘子一个人举行婚礼的,霍骁这次,实在是不像话了一点。”

    霍老爷子看了那人一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苏夏也看了过去。

    她认出来,这女子名唤陈春丽,是霍骁的父亲后娶的妻子。

    虽然对霍家的情况,并不十分了解。

    可苏夏并不傻。

    她很清楚地知道,这个陈春丽,看似实在帮她说话,可其实是在贬损霍骁。

    嫁到霍家之后,霍骁才是她的依靠!

    她怎么可能顺着陈春丽说。

    反应过来后,苏夏立刻说道:“夫人,婚礼这种事情,只是一个形式,并没有那么重要。我和阿骁,对此都并不在意,就不劳夫人费心了。”

    这话,就没差直说陈春丽是多管闲事了。

    陈春丽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看向苏夏的眼中,像有刀子一样。

    苏夏并不关心陈春丽的感受,她只知道,霍老爷子看着她的表情,缓和了一些。

    堵回了陈春丽的话,苏夏又看向霍老爷子:“爷爷,工作是第一位的,阿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总不能让客人一直等着?”

    阿骁?

    霍老爷子的眸底闪过一丝笑意。

    这个孙媳妇,倒是一个有趣的人。

    一时之间,他对苏夏的恶感,都消散了几分。

    看着确实有些等不住了的宾客们,霍老爷子略想了想,便也点了点头:“你不觉得委屈就行。”

    “不委屈。”苏夏反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苏夏和霍老爷子达成了共识,牧师便主持起了仪式。

    新郎不在,苏夏拖着长长的婚纱裙摆,孤身一人,站在他面前。

    宾客们的神情,都有些奇异。

    婚礼上,新郎都不出现,可见,他对这场婚事,是多么不满意,再想起霍骁的那些传言。

    啧啧啧,这位苏家千金,在霍家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

    有人幸灾乐祸。

    有人同情。

    有人嘲讽。

    众生百态。

    可苏夏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一颗永不会倒下的松树。

    就在牧师即将说些什么的时候,教堂的大门,突然被打开。

    苏夏猛然回头。

    难道,霍骁来了?

    她满含期待地看去,却在下一刻,坠入深渊。

    门口处,有一人逆光而立,不是霍骁。

    而是他。

    他看起来风尘仆仆,眉眼间,还带着难以言喻的疲惫。

    可他的脊背,却挺地笔直,恍若一柄标枪。

    看见这个人,苏夏的手都抖了起来。

    他竟然来了。

    他国外的合作,不是还要几天才能谈下来吗?

    他提前赶回来……

    难道……是为了她?

    虽然已经决定和过去告别,可苏夏的心里,不由自主,还是泛上了一些虚妄的幻想。

    “谨言,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苏瑜激动地站了起来,如同乳燕回巢一样,扑向了男子的怀抱。

    陈谨言原本眼帘微垂,看不清神情,可苏瑜扑过来,他还是下意识地将人拥入了怀中。

    苏夏的手,微微紧了紧。

    这两人相拥着,金童玉女,恍若璧人。

    将苏夏方才心中一闪而过的那丝欣喜,衬托地无比可笑。

    苏夏的眸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哀色,虽然已经决定放下,可这毕竟,是她掏心掏肺,喜欢了十年的人啊。

    陈谨言拥着苏瑜,目光却在苏夏身上。他看着她身上的华美婚纱,眸光幽邃似深渊。

    苏瑜敏锐地察觉到了陈谨言的心不在焉,她眸光微沉,随即娇声说道:“谨言,你一定是没日没夜工作,才能提前回来见我的吧。下次可不准这样啦,我会心疼。”

    陈谨言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下次不会了。”

    “恩,要听话哦。”苏瑜娇俏不已地点了点他的鼻子。

    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着,有认出陈谨言的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竟然是陈谨言。这苏家姐妹,家世不怎么样,福气倒是都不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