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心地善良霍总裁(1/2)

    吻毕。

    苏夏有些羞涩地站回了原地。

    霍骁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牧师冷笑:“可以了吗?”

    “可……可以了……”牧师颤抖着说道。

    霍老爷子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陈春丽,慢悠悠地站了起来。

    因为苏家人的骚操作,他原本很不喜欢苏夏。

    可短短半个小时,苏夏却让他的观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孙媳妇,他认了。

    “仪式就到这里,下面请大家移步霍家,参加婚宴。”霍老爷子笑眯眯地说道。

    众人自然是赶忙应下。

    霍家婚宴,自然是极尽奢侈华美。

    对参加婚宴的人来说,参加这样的婚宴,是一种享受。

    但是,对新人来说,这样的隆重,就只代表了一件事:累!

    苏夏踩着她的恨天高,微微龇牙。

    她刚刚在教堂,就已经站了半天,这会,又要继续站着招待客人。

    她这脚,已经痛的快要废了。

    偏偏她还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

    霍骁看了苏夏一眼,突然问道:“你的脚什么尺码?”

    苏夏下意识地回答:“37码。”

    霍骁点了点头,直接喊了一个佣人过来:“去,拿一双37码的平底鞋。”

    佣人没有任何异议的下去了。

    苏夏眨了眨眼睛,却微微有些懵。

    她没理解错的话,霍骁……这是给她要的鞋吧?

    苏夏赶忙说道:“不用的,我还撑得住,我……”

    霍骁淡漠地打断了她:“你要是走摔着了,那就更丢脸了。”

    霍骁的语气有些恶劣,苏夏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没一会,佣人拿了鞋过来。

    苏夏换上平底鞋,瞬间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她偷偷看了一眼霍骁,心中感激更浓。

    苏夏跟着霍骁,敬了一圈的酒。

    霍骁出去接一个工作上的电话,苏夏跟霍骁说了一声,然后到阳台上,休息一下。

    她毫无形象地躺倒在躺椅上,然后,脱了鞋,让自己的脚稍微放松一下。

    现在是九月份,天气不干不燥,微风不紧不慢,最是舒服。

    苏夏的眉眼,也微微松弛了一下。

    这时候,阳台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阿骁,你好了?”苏夏下意识地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默。

    苏夏察觉到不对,她回头一看,心头微微讶异。

    是陈谨言。

    宴会大厅上,喧哗不已。

    可这阳台,却仿佛一个小世界,将所有吵闹,都隔绝了出去。

    苏夏抿了抿唇,平静地问道:“你不在宴会上,怎么到这里来?”

    陈谨言没有接她的话,反而问了一个其他问题。

    他问:“你为什么要辞职?公司,也有一半是你的心血,你说舍下就舍下了?”

    没想到陈谨言会问这个问题,苏夏愣了一下,然后轻笑着说道:“我以后就是霍夫人了,你觉得,我还有工作的必要?”

    陈谨言看着她,眸底闪过一丝失望:“霍家的权势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霍骁这样的人,你竟也肯嫁?苏夏,我看错你了。”

    苏夏,我看错你了。

    陈谨言说的满怀不解,满腔失望。

    苏夏的心里,却泛起一丝从所未有的讽刺感。

    她冷冷地看着陈谨言:“我结婚的事情,苏瑜是怎么跟你说的。”

    陈谨言愣了一下:“你突然辞职,又关了机。我就问小瑜你发生了什么事,她说,霍家想和苏家结亲,你同意嫁给霍骁。这难道不是事实?”

    苏夏笑的更加讽刺了。

    事实倒是事实。

    只是,省却了许多内情。

    不过,苏夏也不打算和陈谨言解释。

    一来,先入为主,陈谨言未必信。

    二来,并没有这个必要。

    “小夏,霍骁这个人,狠厉凶残,不是一个好对象。如果你有什么苦衷,你说出来。我愿意拼尽全力,帮助你离婚。”陈谨言的声音微微急迫了起来。

    陈谨言说的情真意切。

    苏夏的眼神,却立刻冷了下来。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陈谨言:“陈谨言,霍骁是我的丈夫,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我们两个,连朋友都没得做。”

    陈谨言愣了一下,声音艰涩:“我说的是实话!”

    苏夏猛然站了起来:“你们都说他不好,但他到底有什么不好?他的脸是受了伤,可那又怎么样?多少人外表好看,心里却是藏污纳垢。但是霍骁呢,他胸怀宽广,内冷外热,心地善良,比很多外表好看的人,要好上千万倍。”

    苏瑜宴会上出风头,事后却要悔婚换人,苏家的行为,可称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