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换人设(1/2)

    区区千把万,小玩意……

    大家听得有点不想说话。

    苏瑜被霍骁的气势压得有些慌。

    她不明白,霍骁怎么会突然出现,又怎么会开口帮苏夏说话!

    难道苏夏,真把这个暴君给收服了?

    这怎么可能!

    苏瑜的心中有些乱。

    陈谨言将她拉到身后,直视着霍骁:“小瑜并没有恶意,她只是担心小夏。”

    “小夏也是你能叫的?”霍骁冷笑了一声:“还有,这都叫没有恶意,那什么才叫做有恶意。陈谨言,这种女人,你都看得上,我看你还是先去治治眼睛吧!”

    “谨言……”苏瑜顿时委屈地哭了起来。

    陈谨言怜惜地抱住苏瑜,然后看着霍骁:“霍总,你一个大男人,这么欺负一个弱女子,未免说不过去。”

    霍骁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话,他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们一帮人,挤兑我夫人一个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觉得说不过去,恩?”

    陈谨言皱了皱眉头,看向了苏夏:“小夏,霍骁不知道,你难道也不知道吗?小瑜她一贯是有口无心的。”

    有口无心?

    苏夏平静地看着陈谨言,像是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她那样的表情让陈谨言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苏夏没有理陈谨言,她拉起了霍骁的手,眸光有着少有的温柔:“谢谢你。”

    这有什么好谢的?

    霍骁有些别扭起来,声音故意冷淡了下来:“呵,我只是不想看你在外面丢我的脸!”

    “恩,我以后不会了。”苏夏看着他笑。

    霍骁:“……”

    笑笑笑!就知道笑!

    他心里越发别扭了起来。

    “我不喜欢这里,我们走吧。”苏夏说道。

    霍骁看着梨花带雨中的苏瑜,却扬了扬眉:“难得来一次,这么急着走干什么,正好,你缺几样首饰。”

    霍骁淡定地拉着苏夏坐了下来。

    苏瑜被霍骁这么当面怼了一堆,面上有些挂不住,可要让她就这么走了,她又有些舍不得。

    这两个月,这是唯一一场上档次的珠宝拍卖会了,要是不能拍到好东西回去,她岂不是只能戴着那些平平无奇的首饰?

    不,她不要!

    想到这里,苏瑜咬着牙,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皇冠让给苏夏就让给她的,后面还有更好的!

    皇冠直接被拍卖会的人,恭恭敬敬地送到了苏夏手中。

    苏瑜看了一眼,心头在滴血,但也只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许是因为霍骁在,拍卖场的节奏,莫名加快了。

    又过去了几件珠宝,苏瑜眼睛一亮,她看上了一条项链。

    她正要让陈谨言报价。

    “一千万。”霍骁只能淡淡地说道。

    “好的,项链立刻给霍总送过来。”拍卖场的人直接说道。

    陈谨言的目光一沉:“等一下,其他人还没有报价!”

    可是,拍卖会的人根本不理会他,东西直接被恭恭敬敬送到了霍骁手上。

    霍骁淡淡地瞥了一眼陈谨言,不说话,却仿佛什么话都说了。

    陈谨言一张脸顿时涨的铁青。

    他如今走出去,谁不称赞一声商业骄子。吹捧听多了,他便也有些飘飘然了。今天,现实却给他恶狠狠地上了一课。

    原来,在霍骁面前,他根本什么都不是。

    接下来的珠宝,但凡是珍贵一些的,霍骁全部都开口拿下。

    只要他一开口,根本无人敢跟他竞价,就连拍卖会,也是上赶着把东西送过来。

    但因为霍骁的报价都是十分公允,因此拍卖会也不觉得受了委屈。

    相反,若是能借这个机会和霍家搭上关系,他们觉得自己简直要赚大了。

    拍卖会,就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

    等霍骁带着苏夏走了,气氛才慢慢活跃了起来。

    “天,霍骁竟然会出现在这种场合?”

    “我刚刚算了一下,他几乎包圆全场,花的钱,总共是一亿三千万!”

    “这可真是一掷千金啊。”

    “不是说,霍骁凶残暴戾,生生把他前妻推下了海?”

    “传言就是传言。我看他虽然凶了点,但那是对别人,他对苏夏,明明就很好啊。”

    “一亿三千万呢,说花就花了,早知道这样,我也嫁了!”

    “再有钱花,要我对着那张脸,我还是有点瘆得慌……”

    “也是……”

    虽然霍骁还有一个脸有伤的缺点,但他的风评还是隐隐有了些许变化。

    苏瑜听着,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凭什么?

    凭什么苏夏嫁过去,不但没有被折磨死,而且还被霍骁捧在手心里?

    不是暴君吗?不是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