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给我输血(1/2)

    苏夏看着简云和苏瑜,一颗心,慢慢地往下沉,直到……沉入深海。

    她垂着眸,缓缓开口:“既然是拍卖会,那自然是谁都可以买。有什么抢不抢的。”

    “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就是不肯把首饰还给我了?”苏瑜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简云一放手中的杯子,神情也严厉了起来:“小夏,你这是攀上了霍家的高枝,就看不上我们这些家人了?你也不想想,霍骁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他现在对你好,以后还能对你好?你把首饰送给小瑜,就等于是把霍家的钱,搬到了家里。苏家的家底雄厚了,以后,不更能帮衬着你吗?要我说,不仅仅是这些首饰,以后,你得想办法,努力多揽点钱到家里来,这样,就算以后霍骁厌烦了你,你也有个后路。你说是不是?妈也是为了你好。”

    苏夏有些想笑,但她笑不出来。

    她只是平静地说道:“你们既然知道霍骁喜怒无常,那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我这么做了,霍骁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拿我出气?”

    以苏夏对霍骁的了解,她其实知道,霍骁不是这种人。

    但她就是要故意这么说。

    “男人么,发发火算什么,他还能把送出去的钱拿回来。小夏,利益才最重要。”简云苦口婆心的说道。

    苏夏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

    看看,说着是为了她好,可是实际上呢?她们哪里有一丝一毫为她考虑过呀。

    苏夏平静地站了起来,初到时的欣喜,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悲哀。

    “抱歉,这种忙,我帮不了。我去找霍骁回家。”苏夏说着,就要上楼去找霍骁。

    她发现,比起呆在这里,她更宁愿呆在霍家!

    苏夏上了楼梯,苏瑜着急了,她飞快地跟了上去,伸手就去拉苏夏:“苏夏,你给我停下来,我告诉你,那些首饰,你必须……”

    苏夏被她尖锐的声音刺地头痛,不由甩了甩手。

    苏瑜的手,上一刻还紧紧拉着苏夏,下一刻,她突然朝着苏夏,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她的嘴唇轻动:“姐姐,你的东西,迟早都是我的。”

    说完,她整个人,突然朝后跌倒了下去。

    苏夏还未反应过来,苏瑜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小瑜!”简云已经着急地冲了过去。

    苏夏垂了垂眸,突然明白了苏瑜的那个笑容。

    苏瑜,她是故意的。

    “妈,我好痛啊。”苏瑜大哭了起来。

    她这次发了狠,结结实实地让自己摔了一跤,这会,她的额角,有鲜艳的血液,慢慢流了出来。

    简云整个人都慌了起来:“小瑜!你流血了!”

    流血,对一般人来说,只是一件小事情。

    可是对于苏瑜来说,那就是要命的事情。

    她一旦受伤流血,就很难停下来,每一次,都非得去医院治疗,多半还要进行输血。

    流血了?

    苏瑜一点都不慌,她要的,就是流血。

    她之前,也受伤流血过。每一次,她不都没有事吗?

    苏瑜顿时大哭了起来:“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你,可你明明知道我是个什么病,你把我从楼上推下来,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苏夏,你这是怎么当姐姐的。”简云大声指责着:“你妹妹哪里对不起了,你要这么对她?”

    “怎么回事?你们吵什么?”苏洪文听到了响动,走了出来。

    “爸,谨言。”苏瑜哭的更厉害了:“你们帮我问问姐姐,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对,她要这么对我。”

    陈谨言看着苏瑜额角那鲜红的血液,心中咯噔一下,第一时间冲过去,将她抱了起来。

    “谨言,流了这么多血,我是不是要死了?”苏瑜抽泣着。

    “这情况,必须马上输血了。”苏洪文看了一眼苏夏,不容置疑的说道:“走,去医院,给你妹妹输血。”

    “对,是你推的你妹妹,你得负责任。”简云也说道。

    所有人都围着苏瑜,苏夏仿若一艘小船,在巨浪中挣扎。

    她缓缓说道;“我没有推她。”

    “小瑜都这样了,你还说没有推她,难道她是故意摔倒的吗?”简云怒了。

    苏夏的神情平静;“如果我说她是故意的,你们肯定都不会信吧?”

    “姐姐,我不怪你推我。但是求求你了,给我输血吧。不输血的话,我会死的。”苏瑜低声哀求着。

    她的眸底,却闪动着算计的光芒。

    苏瑜离上次抽血,才一个月不到。上个月,她接连抽了两次血,失了1200的血,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她恢复过来。

    这一次,她若是再给自己输血,有很大可能,会伤到身体的底子。

    呵呵,苏夏啊苏夏,作为双生姐妹,凭什么我得了这样的病,你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这一次,我不仅要你把珠宝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