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 解密(第1页)

不管之前这怪鸟和那只蜈蚣精到底有什么恩怨,但在今天之后,统统消除,左千户可不想管它们之间是非对错,对于左千户来说,“恶我者恶,善我者善”,就是这么简单。

转过身,挥散了金身佛像,看着满地的碎肉,左千户叹了口气,本想开口装模作样的超度一下,但一来他不是什么和尚,二来这空气中的那丝味道越来越浓,左千户实在不想多呆。

顺着原路返回,只见破庙经历左千户和怪鸟的大战后变得更加残破,甚至只能称得上只剩几面墙壁而已。而破庙附近的活着的流民不知道是清醒过来了逃走了,还是依旧浑浑噩噩的离开,总之是都不见了,就剩下一地的尸体。

“唉。”左千户重重叹了口气,这也算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吧,这千多流民如果拉起一支队伍,说不定还能造成不小的影响,但此时,却只能成为土地的肥料。

“大人!”

破空声传来,鬼仆几个起落来到左千户身旁。

说起来,鬼仆现在还有些后怕,要不是他怀中的蛤蟆妖怪示警,他恐怕还傻呆呆的和李老头躲在破庙围墙后看戏呢,现如今就算不被波及估计也好不了多少,他怀中的蛤蟆妖怪曾远远的偷偷伸出头看了一眼“黑莲附身”状态下的左千户,当时就大叫一声,躺在鬼仆怀里一边吐沫子一边说胡话,可把鬼仆恶心坏了。

此时看到破庙中有人出现,鬼仆都不用想,知道必然是左千户,这才急急忙忙赶来。

“鬼仆,李老头找到了吗?”左千户看是鬼仆来,便问道。

“找到了,以安置妥当,大人这边来。”鬼仆前方带路,两人不多时便来到一旁的山路旁,只见李老头身边簇拥着之前的那些逃走的百余名流民和一些又黑又壮的小伙子。

这李老头还在人群这种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周围的一众流民凝神静听,仿佛在听什么真理一样。

左千户皱着眉头,也懒得理李老头在说什么,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左千户多少有些疲惫,便想驱散人群,让李老头早点回去。

谁想到周围的流民反应倒还挺大,一个个吵吵嚷嚷的就要把左千户赶走。

“静一静!静一静!”李老头双手扬起,示意大家安静,结果这些流民还真吃这一套,安静了下来,等待李老头处理。

李老头点了点头,对着左千户深鞠一躬,道:“大人,我感民间苦难,想要留下教化他们,恐怕以后不能给大人赶车了,还望大人成全。”

左千户深深的看了一眼李老头,说道:“李老头……老李,这么长时间,我已将你视作自己人,让你跟我们一起,是为了保护你,而不是让你赶车,你……”

“大人之恩,铭感五内,我李老头再次发誓,如若此生有幸能帮到大人,必将竭尽全力,万死不辞!还望大人成全!”

说着话,这李老头就跪在了地上。

左千户仰天长叹,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坏人了,上前扶起李老头,左千户颇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道:“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这是你的选择,如果以后遇到困难,相识一场,别忘了来找我。”

左千户言下之意是说这李老头闹够了就赶紧回来,这几个月跟李老头也算是朝夕相处,多少有点感情,这李老头几斤几两别人不知道,左千户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李老头说是要教化别人,真不是左千户看不起他,这流民虽然是流民,但在成为流民之前,保不齐人家就是什么教书匠,什么账房先生呢,李老头把自己掏空都不一定能教他们什么东西。

所以左千户也没当回事,只是见这李老头坚持,自己再不答应简直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左千户又关心的问了问李老头需不需要其他的帮助,比如送他一点金银之类的,不料这李老头看了看周围的流民,倒还真点了点头。

左千户其实也就是客气一下,如果是真有本事的人,而且还是想要教化他人的人,哪还能接受他人钱财,这些人不都是有“天地协力,万物相助”吗,左千户其实也就是客气一下,但这李老头回答的也太干脆了,一点都不跟左千户客气。

左千户耸了耸肩,不客气就不客气吧,反正之前有人送了那么多金银财宝,给了李老头自己也不心疼。

当下左千户将怀中所有财务,加上鬼仆的财务都送给了李老头。

谁知李老头好像还不知足,迟疑了一下便问鬼仆要了本抄录版的《千户地书·上卷》。

左千户看李老头要这要那的,心中也不禁对李老头多了几丝鄙夷。但相识一场,左千户还将藏在不远处的傅月池和朱斯接过来,与李老头道了个别。

之后便各自分别,分别倒没什么好说的,这李老头肚子里就那么点墨水,不知道从哪学来了几句好话,跟左千户来来回回的拽,到后面又恢复成一嘴土话。

来到县城,左千户亮了亮身份,自有守城军给左千户开了个缝,让他们进了门。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坐在一起吃饭,左千户忽然觉得有些空落落的,李老头好歹也是跟这左千户走了一路,说没感情是不可能的,现在不见了李老头,确实还挺想的。

之前饭桌上还有个黄雪梅能够聊聊江湖琐事,但现在桌上也就左千户、傅月池、鬼仆和朱斯,一下子,左千户仿佛感受到了老年人才有的空寂感。

“想什么呢?”傅月池好像感受到了不对,有些担心的问左千户。

左千户笑了笑,驱散了心中那些情感,这些所谓的孤独和空寂,在左千户这种人看来也无非是矫情,他看着身边的傅月池,心中又涌起无限甜蜜,一边说道:“没想什么,不过就是昨天打的热闹,但最终还是没问那妖怪的身份,不知道那妖怪是不是赵鬼手。”

一听这个话题,众人都精神一震,左千户战斗的时候威势浩大,远远就能感受到天边在吟诵佛经,大地震动,傅月池和朱斯躲的极远,鬼仆躲的稍近,但也是不知道左千户的战况。

此时听到左千户提起来,众人自然想多了解一点。

“说起来,我倒知道一点,听流民和李老头所言,这破庙中的,是那郭菩萨。”鬼仆皱着眉头,回忆着自己昨天晚上的见闻。

“郭菩萨?”左千户等人听着这个名字似曾相识。www。sgzww。com

m.sgzww.com 书馆中文网
畅快阅读 永久免费
请注意适当休息 保护好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