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四章 根源(第1页)

这郭菩萨的名头,左千户好像在哪里听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只听鬼仆继续说道:“这郭菩萨是在赵鬼手准备起事的时候,特意找来了,这赵鬼手在息州经营多年,对息州大小势力了如指掌,自然知道这真阳县一带有个郭菩萨,平日里收留流民,乐善好施,所以便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搭上了关系,两人号称‘弥勒当临世,当尊弥勒主’,打着弥勒佛的旗号,在民间倒挺有名望,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这赵鬼手和郭菩萨只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要不然像郭菩萨这样的妖邪,又怎么可能去理会赵鬼手。”

鬼仆想到了在破庙中被郭菩萨控制心神的一众武林好手,心中有些戚戚然,他鬼宫上下白条人命,都落在了郭菩萨的手里,而且连死后都不得安生,被郭菩萨操控对敌。

左千户听到这,忽然也想起来了,怪不得老听这郭菩萨觉得耳熟,他那邪佛的名头还是郭菩萨给取得,平日里总想不起这号人,这次见到了,倒是给了左千户一个大大的惊喜。

等鬼仆说完,左千户便也把自己和郭菩萨交战的事说了一下,左千户倒没用什么夸张的修辞手法,只是平平淡淡的讲了讲,个中惊险之处完全听不到,倒是左千户对郭菩萨的掠夺金身的本领印象深刻。

“这郭菩萨好像跟慈航普度挺熟,而且还会这掠夺金身的本事,所以,那蜈蚣精很有可能也是掠夺了慈航普度的金身,换句话说,慈航普度原来确有其人,而且还是得道高僧,但这慈航普度死了这么久,他背后的师门或者他的师兄弟们都毫无反应,还是说他本来就孤身一人,所以死了就死了,也没人管?”

顺着想下去,左千户简直觉得自己似乎惹了很多事,但如果不细想,只看表面,他也只是杀了一只蜈蚣精,杀了一只企图作乱的怪鸟,仅此而已。

所以左千户摆了摆手,招呼众人继续吃饭,一边说道:“算了算了,我们只是寻常人家,琢磨那些都没用,安心过自己平淡的日子就行了。”

说罢,左千户带头夹菜吃饭,鬼仆和朱斯对视一眼,心说你们这算是什么寻常人家,屠妖灭佛的,鬼仆行走江湖多年也没听说有人把打杀大妖说的跟街头斗殴一样简单的,更没见过三四层楼高的金身佛像。

几人吃罢饭,鬼仆再去打探消息,而左千户则带着傅月池给朱斯上课。

之前他们来到真阳县,便是寻找赵鬼手和鬼宫众人的下落,现如今鬼宫众人被郭菩萨做成了傀儡,又在和左千户的打斗中死个干净,那剩下便是寻找赵鬼手的踪迹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左千户心中有点乏了,这一路又是舟车劳顿,又是杀妖战佛,要不是这赵鬼手几次三番的找左千户麻烦,左千户真想带着家人一走了之,管他什么赵鬼手赵神手的,爱造反造去,当朝如此昏庸,过两年造反的人如过江之卿,多不胜数,左千户管不过来,也不想管。

好在教授朱斯的时候,让左千户找回了一丢丢乐趣。

“朱斯啊,你看前朝,厉不厉害?”

“厉害啊!前朝文词之盛,前所未有,许多能人贤臣都很厉害,他们的事迹到现在都有,让人羡慕的紧。”

“那前朝这么厉害,为什么让这蒙元灭了。”

“那……那是因为铁骑太过厉害……”

“那匈奴铁骑天下无双,为什么没把汉朝灭了。”

“那,那是因为……汉朝……汉朝……”

毕竟是个半大的娃娃,就算知道一点历史,也跟左千户比不了,再者说,朱斯对左千户心怀敬畏,有些话,就算想到了也不敢说,怕说错,有些杠,朱斯想到了也不敢抬,害怕惹怒了这左千户。

一来二去,一个挺伶俐的小孩,被左千户问的像个憨憨一样,眼神呆滞。

“你别欺负他!好好说!”一旁的傅月池听不下去了,拍了左千户一巴掌,嗔怪的看着他。

这傅月池家学渊博,但毕竟是女儿身,学是学了,但没有名师解惑,书本以外的思考方法没人告诉她,她自然也不懂,此时听着左千户的讲课,傅月池倒也有所收获。

“是是是,且听我细细讲来。”左千户清了清嗓子,他前世好歹是本科学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然也有自己对社会的认识,此时有人虚心聆听,左千户自然不会客气。

“话说上古十分,天地混沌,但有一人……”

左千户还真就从上古开天辟地开始说起,这一讲可刹不住车了。

与此同时,在县城的另一边,也有人在讲课。

左千户昨天给李老头给的财务可不少,李老头随便占了个破庄子,手下百来号流民又有意无意的招来了数百流民,这一下,李老头轻而易举的成为了真阳县外有数的大势力。

但李老头可没有争霸天下的勇气,他昨天被那怪鸟所化的胖大和尚连着讲了一天的经,又看到了流民的惨状,不知道怎么的,心态就变了,他自认为是《千户地书》的唯一继承者,所以他需要做点什么。

当然,李老头有这种想法,其实也是另有原因的。李老头之前轻易的忽悠到了一帮做工的小伙子,这让他觉得自己在看了《千户地书》后便也成为了古代名士,只要张口一说,便能说来千军万马。而后来,那些经历左千户和怪鸟大战而幸存下来的流民,原本就被怪鸟迷了心智,在怪鸟死后,恍然清醒之时,又看到了李老头。李老头三言两语便把这些迷迷糊糊的流民忽悠住,轻易便有了百多人的死忠。

说起来,李老头是占了左千户和怪鸟的便宜,如果不是怪鸟被左千户杀了,李老头也没那么容易摘得桃子,只能说时也,命也,这李老头一边继续照本宣科的向众人传授他所理解的《千户地书》,一边想着混一天是一天,但周围聚集的流民,却是越来越多。www。sgzww。com

m.sgzww.com 书馆中文网
畅快阅读 永久免费
请注意适当休息 保护好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