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八章 躲避也没有用(第1页)

不管这朱斯心里的小九九,另一边,黄雪梅揽着傅月池一个劲的安慰,倒也把傅月池哄好了,要不这么说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呢。

黄雪梅一番真真假假的安慰,时不时还借着左千户的名头许诺,左千户一看傅月池情绪有所好转,也自然不会直男的全盘否认,自然是配合着黄雪梅一个劲的点头,最后上面也揽着傅月池轻声安慰。

但这车厢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左千户一挤过来,三个人的位置猛然间便变得微妙了不少。

朱斯看书看的正开心,忽然觉得不对,抬头一看,小脸一红,紧接着把头埋在书里,不做声色的快速移到马车车厢门口,背对着左千户三人。

过了良久,傅月池终于哭累了,也安下了心,躺在左千户怀里沉沉睡去。

左千户心中一松,这傅月池就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那本破书,送人了就送人了,左千户又不会真的怪她,但这傅月池就是喜欢多想,这一多想,就出事,还好现在好容易哭出来了,不然憋在心里又是病。

左千户长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然而这一放松,左千户便发现了不对。

刚才傅月池和黄雪梅抱在一起,后来左千户挤过来安慰傅月池,这黄雪梅不知道为什么,也不主动移开,也就任由左千户抱过来,不知不觉之间,左千户怀中抱着傅月池,但整个身子却全部靠在黄雪梅身上,胳膊和大腿还碰到一些不该碰到的地方。

左千户只觉得呼吸一滞,眼下这姿势,对于他这种新时代的好男人来说未免太过刺激了,尤其是自己还抱着自己老婆,尤其是自己的老婆好像也不介意,尤其是这黄雪梅好像也不介意。

“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平常嘛。”猛然间,左千户脑海中忽然闪过这句台词。

“下贱!”左千户不禁暗骂一声,自己不愧是臭男人,现在自家老婆家人遭逢大难,姐姐生死未卜,自己怎么还有心思想这种东西,简直就是下贱。

“嗯?”黄雪梅不知道左千户忽然骂人干嘛,而且这种场合下,难道是在骂自己?

“哦,没什么,我在说我自己。”左千户急忙解释,随后艰难的移动身子。

但他们所在的位置本来就在车厢角落,左千户整个身子都在黄雪梅身上靠着,借力也只能在黄雪梅身上借力,这移了半天非但没移动,反而把左千户和黄雪梅都搞了个大红脸。

长叹一声,左千户也放弃了挣扎,傅月池好不容易睡着,再把她折腾醒了也不好,索性直接转过头看向黄雪梅,一脸郑重的说道:“我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你的心意,但你是否想过,这对你很不公平。”

此时两人本就挨的近,左千户这一转头,两人鼻子几乎就只有一指之隔,黄雪梅愣了愣,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

两人便就这么看着,彼此感受着彼此的鼻息。

而事实也证明了左千户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朱斯见势不对,早早便出了车厢,反手把车厢门关上,和鬼仆一起在外面吹冷风。

一路无话,停停走走,左千户一行花了小一个月的时间才回到京城。

倒不是因为路难走,而是这一路上尽发生些大事。

左千户饶过了赵鬼手,但却又把赵鬼手的踪迹告诉了官府,所以息州知州亲自率兵来围剿,这一次可不是三千兵马了,可是实打实的两万人马。

之前的三千兵马只不过是因为太过低估赵鬼手,所以才吃了那么大的亏,从那以后,整个息州地界的官兵脸上都不太好看,此时得知赵鬼手在真阳县,那还不是拍马赶来。

这一路上兵行马跑,正所谓“兵到一万,无边无沿,兵到十万,扯地连天”,这官道上全是兵马,左千户不愿跟息州知州再客套,便走了小路。

所谓小路,其实也就是被人走出来的崎岖不平的土路,坑坑洼洼的,极难走,左千户的马车有好几次都现在路里走不出来,好几次都是左千户亲自下车帮忙推车,这才顺利走下去。

但小路也不太平,流民众多,再加上官兵异动,流民惊恐之下也随之迁移,有不开眼的见到左千户的车好便想来抢,虽然都被鬼仆打跑,但也颇为烦人,更有那自作聪明的,搞出陷阱,差点把左千户的马车搞坏。

这一路走的一言难尽,但好歹是有惊无险,左千户一行人都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倒是左千户和黄雪梅只见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左千户当夜当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毕竟是在马车车厢里,左千户怀里还抱着傅月池呢,他再饥渴也没饥渴到那个地步,只不过是亲了黄雪梅一口而已,仅此而已。

但现在黄雪梅和所有随行的人似乎都认定了左千户和黄雪梅的关系,就连傅月池也是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有的时候在城镇住下时也把黄雪梅拉到房间里,说悄悄话一说说一晚上,搞得左千户好不适应。

当日左千户亲了黄雪梅固然是因为男性的原始冲动,两人挨的那么近,女方又不反对,什么都不做才有问题,但是做了以后,问题更大。

这一亲,可是要负责任的,左千户不想当渣男,古人对名节极其看重,左千户既然亲了,自然要负责,不然就是玩完不认的渣男;但如果负责任,那左千户就是脚踏两只船,更是渣男。

所以左千户也只能装糊涂,想着看能不能想到解决的方法。

到了京都后,一行人住到左千户的家里,反正左千户家里客房众多,来十个都能容纳下,只不过傅月池倒是极其自觉的把黄雪梅领到了后堂,紧挨着左千户和傅月池的房间,帮黄雪梅安顿好。

左千户是想拦着,又不想拦着,在道德和**的界线上左右横跳,最后干脆拍了拍脑袋,到衙门送奏折去了。

来到衙门,周围人依旧是那副忙忙碌碌的样子。

左千户随手抓住一个人问了问,直接找上了吴胜。www。sgzww。com

m.sgzww.com 书馆中文网
畅快阅读 永久免费
请注意适当休息 保护好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