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杀妖 上(第1页)

《青木剑决》是陈猛所救的青平仙师所留,陈猛提到,青平仙师的修为在筑基初期,因为伤的太重最后不治身亡。疗伤那段时间青平仙师发现陈猛是个拥有命丝的修真者,于是将毕生所学全都交给了他。

陈猛生性为人豁达,这件事他很坦诚的告诉了避难的所有人也很顺利的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因此村里面只要是成年了的或是想练武,有资质的,陈猛都会将修真者这一事告诉他们。

《青平剑诀》是一本木属性的黑铁级中阶修炼功法,可以修炼至筑基后期,是洪河畔修真世家青家的立家之本。

别小看这仙法等级,要知道这世界拥有命丝者千万,可拥想要有一部完整的修真秘典却也是可遇不可求,能抢破脑袋的事。

《青平剑诀》以修身治疗,后劲绵长为特色。虽然与陈坚的自身灵气属性不一样,但陈坚想,风也是又木演变而来,说不定两者之间能共通呢?再说了现在还只是炼气期,以后换功法也来得及,更何况陈坚就只有这么一本修炼功法,不练它还能练谁呢?

今晚夜黑风高,陈坚换了身漆黑的衣裳,他摸到一处官兵休息的地方,他想夜探军营,看看官兵抓这些人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月移影动,经过将近十多天的神识练习和刻意的潜行训练,陈坚轻巧的潜进帐篷,趁着官兵们不注意,将一个高级将领给拎了出来。

“说,你们这些官兵抓这么多猎户壮汉回去干嘛?别告诉我是为了寻找什么灵鹿!”陈坚带着黑巾还特意改变了声色。

“嘿!大爷您轻点,您有话慢慢说,手里的刀可不要乱抖啊。小的绝对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领被仍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陈坚听的不耐,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他打算问完话立马就走“少废话!快说,抓那些猎户,壮丁都是为了什么”

“是!是!是!这一切都是国师的提议,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找什么,王上就是安排我们去山里面抓人,身强力壮的猎户,成年人,只要是没病没灾的,不是七老八十的都可以,全都抓回行宫里。”

晚风呼啸,陈坚越听越觉的烦闷,心中有种隐隐的不安;“这些我都看见了,不要你说,你们没有石料,也没建材,肯定不是为了建造行宫大殿吧,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跟以前一样,那些壮丁会被陆陆续续送进王都里,然后全部消失不见。传闻王城了住了一只妖,他们都是被妖吃”

噗!!!!!——

“不是住着一只,是住着一群!”鲜血飙飞,漆黑的树林中将领的脑袋滚了好远也不见停下,看不清他死时是什么样的面容。

树影后面两人舔了舔爪子,一口利牙张开血盆大嘴;“桀桀!!桀桀!!看来师傅说的果然没错,这深山里果然还藏有修士的存在,前两天三师兄就碰到了一批,今天连我也碰上了一个,哈哈哈!!把你献给师傅,我张达又是大功一件啊!!哈哈!!”

圆圆的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躲进了云里,阴暗的光线,张达的眼睛绿的发毛,身子有三米多高,全身被鬃毛覆盖,脖颈之上那头部哪是什么人脸,分明就是颗狼头。

他绝对不是人!

“你们就是妖?你师父叫什么?是王青吗?还是国师?你们抓人真的是拿来吃的吗?”陈坚面沉如水,不敢轻举妄动,越是紧张的时刻他越要静下心来。

一股残忍,暴戾,血腥的野性气息从神识上传递过来“这就是妖气吗?气息是挺像猛兽的却比猛兽要强上百倍。”陈坚这样想着,刚刚没有问出的问题现在却是直接提了出来。

“嘿嘿!!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还问什么,乖乖等死不就好了,能死在我师父王青手里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你们人类,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修真者真可谓全身是宝啊,肉身鲜美,精魂滋补,尤其是吃你们的时候你们那种惨叫真是听的我心情愉悦啊!哈哈哈!!!”

张达说完忍不住长啸一声,今夜是月圆之夜,他兽血沸腾,妖气怎么也压抑不住,索性原地显出了原形。绿油油的狼眸染上一层血光,猩红的欲望,叫嚣的利爪,顷刻间朝陈坚扑了过来。

叮!!——

生死之战瞬间开始,鬃狼带风猛扑而上,陈坚这个时候也不会傻的只是拿红刃对着张达,清脆的刀鸣声,白色的冰刃贴着红月的弯唇,完美的展露出她们自身的美丽光华。

双膝跪地,左手拿着红月,斜划,右手击地一个后仰加速前滑,两者瞬间交战又瞬间错开。

金属碰撞,火花四溅。陈猛给的玉凌晶是陈飞飞垂涎已久的宝物,那时的山洞可是一整块四季不化的寒冰,陈猛用了好些手段才从里面取出了几块玉凌晶,这陈坚手里的是最完美,最锋利的一块。

狼爪被红月削了一大片毛,白烟袅袅升起,张达的脸色黑了两分,而陈坚手心也被震的虎口开裂,鲜血淋淋。

第一次交锋以平手结局!

没有回头,陈坚顺势一个驴打滚,起身就往前面密林跑去。他双手结印,青色的灵气卷起他的双脚,速度飞快。

一声狼啸,今夜的月亮非常圆,月光洒在狼妖张达身上,妖气也是愈发浓烈,爪子上的血似乎更加刺激了张达的兽性,他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密林里,草木繁杂灌木丛生,秋天到了许多果实已经成熟,沉甸甸的压在树梢上,因此林子比起以往更加繁密严实。

然而两条身影此刻却在这繁杂的密林中如入无人之境,前者身体灵活多变,蜘蛛网似的林子他总能在最短的额时间内找到缝隙,轻松穿过,甚至还能偶尔回头张望。至于他身后另一人则鲁莽似发狂的疯牛,横冲直撞,狼的本性在林子里全面爆发,毫无畏惧,速度也是很快,攀爬跳跃,紧跟陈坚身后。

“小子,别白费功夫了,即使你对这儿再熟悉,可你别忘了我可是狼,丛林永远是我的后花园,你是逃不掉我的手掌心的。哈哈哈!!愚蠢的人类!”恢复兽身的张达力大无穷,挥掌间劈断一根原木,欣长的树尖儿直指陈坚后背。www。sgzww。com

m.sgzww.com 书馆中文网
畅快阅读 永久免费
请注意适当休息 保护好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