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还债(3)(1/2)

    沈佑白剥去她一件衣服,随意扔在床下,然后又捏住她下颌,碰不到唇的舌吻。

    如此纠缠几周,徐品羽发丝沾上唾液,欲拒还迎,最后只剩肌肤裹身。

    沈佑白屈膝跪在她身体两侧,直腰脱去衣服。

    在他即将尽褪上衣之际,徐品羽趁此躲开,翻身将他推在床上。

    她跨坐沈佑白腰身两侧,低下头与他对视,长发从肩头,垂落在他胸膛。

    “先同意我的观点,不然不做。”

    话音刚落,沈佑白不假思索,“你是对的。”

    他太轻易的妥协,徐品羽明显一愣。

    当下时机,沈佑白就势将她和自己换了位置。

    灯火橘暧之中,徐品羽看着他似深不见底的眼眸,锁骨到腰腹的曲线极为诱惑,离不开目光。

    她抿了抿唇。

    带着一丝凉气的手覆上私处,激得徐品羽回过神。

    那指腹揉按藏于里头的阴珠,让她后退不是,前挺不对的扭动身体。

    听见沈佑白呼吸渐渐深重,她的视线再次回到,他利落的喉结。

    她迷了神智,又在穴口被顶开时,蓦地弓背。

    徐品羽双臂圈上他的颈项,任他一点点往里欺压。

    她突然睁开眼,抵着他的肩胛,“你……门关好了吗……”

    沈佑白心底狂热掠夺的欲望,正发狠的冒出来。

    他根本不打算回答,一把攥住她两只手腕,向她头顶压去。

    硕长的性器缓慢撑挤,意图扩宽狭窄的内壁,也是在绞磨着她。

    白皙中泛红的乳房,让他急切的握住。

    徐品羽挣脱开桎梏,按住正拧捏她胸部的手,“万一有人……嗯……”

    沈佑白抓住她碍事的手腕,拉到自己后颈。

    徐品羽意识有些转不起来,顺从的再次环住他的脖子。

    他节奏稍缓的驰骋,她断断续续的吐字,“难道……晚上要在这里……过夜吗……”

    沈佑白不仅没回答,还一下下顶弄的她遍体酥麻,“我说……喂……”

    徐品羽尖叫,“啊……别突然这么深……”

    又涨又烫的性器,猛地捅开瑟缩的口,快要把她融掉。

    沈佑白蹙眉,停在她身体的深处。

    他不太愉悦,“你话怎么这么多?”

    徐品羽仰起下巴,“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话多……”

    沈佑白狠狠的撞了下,“除了叫床,不然闭嘴。”

    她咬唇含住呻吟,“有本事你出去啊……”

    “没本事。”

    他俯身啃着那尖尖的下巴,然后是她的鼻梁。

    徐品羽低吟带笑的躲他,“痒啊……”

    沈佑白的手掌从她侧乳滑到腰际,逐渐失魂。

    连连顶捣榨取,捅刺到他感觉后脊慢慢攀上,沉陷的快感。

    穷凶极恶的抽插下,徐品羽在急促的喘息间,也没办法说话了。

    而沈佑白眼中,她晃动的双乳像海浪,深红的舌尖和牙齿,在呻吟中忽隐忽现。

    弥天渴望。暗潮吞没他的感官。

    古朴的卧房有股淡淡的檀香,混着一阵阵浑浊的气息。

    烛火在灯罩中如同凝固般,纵使床榻上澎湃翻波。

    回到斐洲岛后,转眼年关将至。

    徐品羽捏着写有辞呈二字的信封,敲了敲苏虹的办公室门。

    决定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她和沈佑白还未解释彼此的关系。

    没料到,纸包不住的火,就在酒店员工间燃烧出窃窃私语,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先察觉不对劲的是徐品羽,发现最近带有色眼镜看她的人不少,来和她套近乎的更多。

    又在林敏敏的提醒下,她算是明白了,并且非常不自在起来。

    但在这些之中,还有一件最让她哭笑不得的事。

    她猜测,应该是认为既然徐品羽可以一睡上位,那么便效仿之。

    于是,某女同事竟然在职业套装里,穿着比基尼,找去了沈佑白办公室。

    紧跟着就被辞退了,下达各个部门的通报文书,写的毫不留情,实在难看。

    想来,沈佑白大概是因为这件事,才得知酒店里正播散的闲言碎语。

    不懂是巧合,还是他刻意安排,没几天沈氏少东绯闻见报。

    被记者在停车场堵上,徐品羽懵了懵。

    按沈佑白的个性,本该油门一踩,他却淡淡的丢下句,“我未婚妻。”

    徐品羽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正好遇上熟人在值班室。

    她倒了杯热水,放在林敏敏面前,“刚刚向苏虹姐打听到,以后主管就是你了,恭喜升职。”

    林敏敏挑眉,“少来啊,我哪有你升的高。”

    徐品羽笑着切了声。

    两人闲谈几句,林敏敏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徐品羽认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