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还债(4)(1/2)

    印有超市字样的塑料袋,从徐品羽的脚边卷过。

    她下意识低头看,再抬眼时,沈佑白已经发现她,正朝这边大步走来,踩着一地昨晚刚下的新雪。

    徐品羽慢慢笑起来,冲他张开了手臂。

    然而却没有如同预期,得到一个拥抱。

    沈佑白将自己的围巾裹在她脖子上,遮住了徐品羽的半张脸。

    此刻,她呼吸都是淡香水和烟味。

    他来的突然,徐品羽穿着毛衣就下楼了。

    看出沈佑白表情,是对她单薄的着装不悦,徐品羽便牵过他往楼道里走,“也就几步路。”

    陈秋芽见到他时,并无太多复杂的情绪。

    起初偏见是有,全赖沈佑白的父亲。

    但他对徐品羽的好,陈秋芽能感受到,就再没别的要求。

    陈秋芽住院后的第一次会诊,几个远在海外的该领域专家,特地赶来。

    他们谨慎地讨论一场成功率颇高的手术,让本院的主治医生有些战战兢兢。

    徐品羽得知这件事,猜都不用,就知道是谁安排的。

    连陈秋芽也比着手语调侃她,我得多活几年享女婿福啊。

    徐品羽呸了一声,“什么几年,你要长命百岁。”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徐品羽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年三十的晚上,沈佑白陪她在医院度过。

    电视里正演小品,她笑着给陈秋芽剥橘子,他在一旁看。

    陈秋芽睡下以后,徐品羽和他在外间休息,沈佑白塞给她一颗橘子。

    她顿了顿,很快地剥开,掰了一瓣,却扔进自己口中。

    沈佑白的表情瞬间不好看,徐品羽搂过他,堵住他的嘴。

    远远地传来炮竹声。

    年后没过多久,陈秋芽开始了声带训练的课程,恢复情况十分乐观。

    沈佑白回酒店料理事务,抽空便会过来。

    然而,沈青峥平均三天一个电话,催问他们何时准备婚礼。

    大概他在沈佑白那被秒挂碰壁之后,学乖了就打徐品羽的电话。

    收拾了些行李,徐品羽登上飞往斐洲岛的航班,没有告诉沈佑白。

    落地已经是夜晚,计程车临着海湾走,黑沉沉的夜幕中,海潮缓缓翻腾。

    沈佑白回来时,别墅中的寂静和以往,似乎有点不大一样。

    厨房的微光吸引他走去,离开前还是干净的垃圾桶里,现在装着用过的纸巾,啃过的苹果核。

    沈佑白打开浴室的门,电吹风的声音停下。

    在镜中看见他,徐品羽有点心疼,“累吗。”

    沈佑白靠着门框,她穿着浴袍,裸露的皮肤被热气蒸得泛红。

    他摇摇头,走上去环抱她,两手熟练地塞进她胸前,揉捏酥软的乳房,亲吻她的脖子。

    徐品羽身体前倾,靠着洗手池,声音轻颤,“我才刚洗完澡。”

    沈佑白无动于衷,捞起她的衣摆。

    没有穿内裤,冰冷的指尖直接覆上私处,她敏感的一哆嗦。

    抵着她臀部的物体感愈加明显,蓄势待发的样子。

    徐品羽按住他的手,扭过头,“对了,我有很多东西要还给你。”

    趁沈佑白停顿,她溜走了。

    不过一瞬,他马上大步过去。

    徐品羽蹲下翻开行李箱,捧出一摞东西,搁在床上。

    是两件外套,和一把雨伞。

    沈佑白能认出它们,却仍旧没什么表情。

    这些衣服和伞,在徐品羽看来是浪漫的小事,但他似乎体会不到。

    可以谅解,毕竟男女心境存在差异。

    徐品羽打开一个糖果盒,“还有它……”

    沈佑白捏着半透明的圆片,皱了眉,“什么东西。”

    她抿嘴,回答,“纽扣。”

    他露出更加不解的表情。

    “你的……校服纽扣。”徐品羽声音细细小小,还是被他捕捉到。

    与她对视半响,沈佑白豁然记起,抬了抬眉,“你剪的。”

    语气平平,是肯定句。

    徐品羽诚恳的说,“很抱歉。”

    沈佑白偏头,“没用。”

    轮到她愣了愣。

    他将纽扣扔回徐品羽手捧的盒子里,“道歉没用,让我进去就原谅你。”

    她有一顿,没明白沈佑白的意思,理解后的下一秒身体便往后躲。

    可惜蹲着小腿麻了,来不及站就先一屁股坐在地毯上。

    沈佑白拉起她的胳膊,抱坐在自己腿上,正面相对。

    他扒开徐品羽的浴袍,推着一边她的乳房送入口中。

    她挣扎了下,抵住沈佑白,“你过去也把我送的玫瑰扔掉了,我们算扯平。”

    他眉头一皱,徐品羽盯着他的眼睛,告诉他事情的始末。

    然而沈佑白毫无关心,考虑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