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2)(1/2)

    周启棠刚抬手,目的是想跟她打招呼,陆音就将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移开。

    同时,她抱紧了怀中的琴谱,径直走去。

    他举着手顿了半秒,目光跟随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陆音。

    深紫色的绒面绸布盖住钢琴,阳光从玻璃窗直射进来。

    陆音揭去遮灰的布,尘埃在空气中飞起,她叠了几下,置于一旁的架上。

    门口的周启棠双手放在裤袋里,身子倚着门框,看她打开琴盖,纤细的手指搭在白色的琴键上。

    他准备欣赏,而陆音却开口说,“把门关上。”

    周启棠抬了抬眉骨,伸手抓住门板,往后一甩。

    砰的一声,让陆音被震了下,转头瞪了他一眼。

    他笑着走来,就这么坐在她旁边。

    陆音不再理他,专注的低眸,指腹按着琴键。

    周启棠偏头看着她,轮廓在阳光下也没有细细的绒毛,反而光滑的仿佛能看见血管。

    像个会呼吸的人偶,安恬,寂静。

    他摇了摇头,视线落在陆音的裙摆,大腿的肌肤。

    有一颗褐红色的小痣。

    他用手指轻轻地点着它,弹琴的她身子一怔,但是居然没有阻止他。

    琴声只断开一瞬,又回到该走的轨道。

    而周启棠的手,却游移在她的大腿,一点点轻抚进裙摆里,微烫的掌心贴着皮肤。

    指尖隔着内裤碰到了她的私处,只是刮擦过。

    陆音两手拍下,琴声顿重。

    周启棠停手,是故作严谨的表情,评论着,“很好听,可是为什么感觉缺了点东西。”

    他没说,就像没有声音。

    陆音转头盯着他,心是空的,当然没有灵魂。

    周启棠一愣,问她,“那我能住进去吗?”

    陆音不知为什么,刚才居然把脑袋里想的话,说出来了。

    周启棠缓缓笑起来,“我可以天天给你唱歌,你想听什么?”

    陆音怔了怔,猛地站起身,扬手扇过他的脸颊。

    啪的一声后,她皱着眉吐出,“流氓。”

    她迈步要离开,却被周启棠攥住了手腕。

    力量悬殊,陆音挣脱不开,冷声说,“放开。”

    周启棠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一边骂我是流氓,一边又给我侵犯的机会,你很难懂啊。”

    陆音愣了下,抬起自己的胳膊,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瞬间的痛感,让周启棠松开了手,而她匆匆逃离。

    当陆音的背影消失在缓缓关上的门后,他看了看自己手背的咬痕,轻笑了声。

    笑容过后,是沉寂的目光。

    他回头盯着琴键许久,终于抬手落在上面。

    她和周启棠很早就认识了,很早。

    那是孟佩雯改嫁的第二年,陆音十一岁。

    沈家老爷子大寿,宴请各界名流,一心想在政途有所发展的何咏,自然携同妻女前去。

    那时候陆音检查出一只眼睛弱视,为了锻炼右眼,将完好的左眼用块黑布盖住。

    不太愿意见人,低垂着头,总是闪躲别人打量的目光。

    她趁孟佩雯和其他太太聊得火热时,悄悄离开这里。

    宅子后头有个花园,安静的能听见麻雀扇动翅膀的声音。

    她在回廊边的长椅上坐下,背对着光,影子落在地上。

    忽然听见一声,“喂。”

    陆音下意识转头看去,是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男孩。

    他笑起来的样子,让陆音莫名联想到了杜英树,霜雪季节之后,它的叶子会变成红色。

    像海棠花的颜色。

    他走了过来,问陆音,“你是海盗吗?”

    陆音低头,摸了下眼罩,念了句,“有病。”

    然后不等他再开口,便站起身步伐很快的奔回去。

    看到孟佩雯严肃的脸色,陆音不禁打了个寒颤,乖顺的答应母亲,坐到钢琴。

    陆音在弹琴前,无意间的一瞥,见到了刚刚的男孩,也正在看着她。

    对视时,他笑了,没有责怪她不礼貌的离开。

    陆音不懂自己为什么,突然放弃练习很久的曲子,而弹了《leaves in the wind》,风中树叶。

    只演奏了一半,错了几个音。

    幸好孟佩雯对钢琴不太熟悉,没听出来。

    大人们赞许有加的掌声后,又开始攀谈。

    她合上琴盖,忽然身边多了个声音,“我第一次看见海盗弹钢琴。”

    陆音皱眉,“神经病。”

    周启棠跟着她,边说,“我妈妈也会弹钢琴,特别厉害。”

    陆音不搭理他,他却不在乎的说话,“后来她不在了,我把家里的钢琴烧了,我爸爸就把我一顿揍。”

    周启棠说着,拍了拍她的肩。

    陆音回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