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3)(1/3)

    陆音走到后台,帮他们拿话剧要用的道具。

    刚想撩开门前挂的红布帘,就听见一句,“为什么是周启棠啊。”

    她的手顿住,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

    冉梦将食指竖在唇上,“嘘,你小点声。”

    她压低了声音,“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为什么,再说了你不觉得他很帅嘛!”

    姜心不可置否,“但是你不觉得他也很可怕吗!”

    冉梦反驳,“我不觉得呀。”

    她又说,“比起他,沈佑白那样的才可怕吧,气压超低的,你一年跟他说上几句话了?”

    作为沈佑白拥护者的姜心,切了她一声,“欣赏角度不同,不与为谋。”

    冉梦无所谓的摆摆手,得意的挑眉,“反正我已经找人给他塞了纸条,约他天台见。”

    陆音发誓,她只是好奇,才会不由自主的走上楼梯。

    因为如果随便是谁向周启棠表示好感,他都会有所回应的话,周启棠就不会沦落到,被她害成,今天这个下场。

    一步步靠近天台,然后光线刺眼。

    但是她没料到,会看见他和一个女生,姿势暧昧的抱在一起。

    陆音呆住了瞬间,就即刻移开视线,顺便转身奔下楼梯。

    一鼓作气下楼的途中,是否遇到了来告白的冉梦,她也不记清了。

    可后来,周启棠没有任何解释。她不问。

    两人的关系像拉起的弓弦,越绷越紧。她压抑胸中的怒火,随着时间流逝,旺盛到熄灭。弓弩在力竭之后,一箭刺穿了心脏。

    陆音站在寒冬赤裸日光下,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翻上来。

    有些睁不开眼,她用手挡在额头。

    面前叫不出名字的男生说,“我喜欢你,陆音。”

    她猝防不及的愣了。

    此时,天台上有不少来晒太阳的人。他们听到了男生的话,都开始起哄,拍着手吹口哨。

    陆音抿了抿唇,低声说,“为什么你们都喜欢选在这里表白。”

    男生显然没听清她的话,亦或者,没听懂。

    陆音毫不犹豫的转身,抬脚离开。

    背后的人对她喊着,“你是要考虑一下吗?”

    陆音的步伐顿了顿,可惜没有回头。

    她离开天台前,听到了最后一句,“我会等你的。”

    陆音回到班级,先看到了沈佑白的课桌。自他转校后就被搬到了门外暂放,居然连着两天,都有女生来拍照。

    而由沈佑白,她联想到了徐品羽,在天台和周启棠相拥的女生。

    在她详细的向陆音解释,她和周启棠只是个误会,陆音淡淡的回应了句,不关我的事,时,表情流露出措手不及的女生。

    那时,徐品羽凑过来,悄悄的说,“真的是个误会,他很喜欢你的,别告诉他我告诉你了。”

    窗户玻璃上盖着层寒雾,倒数第二节课前,老师进门先开了灯。

    陆音才注意到,顷刻间,白日最后的天光,已经泯于从大地漫上来的橘霞中。

    听着粉笔节奏清晰的点在黑板上,她放在抽屉里的手机震动了下。

    是周启棠发来的信息——

    来琴房,有事找你。

    陆音犹豫了下,举手说,“老师,我有点不舒服,想去趟医务室。”

    周启棠站在琴房外的走廊,嘴里似乎嚼着什么,没注意到她,盯着天花板。

    他再怎么肆意诋毁自己的品行,当口香糖反反复复嚼到无味,也会从口袋里掏出包装纸,吐在上面,裹起来扔进垃圾桶。

    抹杀不掉的习惯,不经意间透露了他曾经是个,多么美好的人。

    那个在友人中笑的耀眼,在年华中挥霍轻狂的周启棠,是隐于她心尖的秘密。

    他回头看到陆音,招了招手,指了下琴房。

    陆音没有疑虑的走进琴房,听着他跟进来,关上门落了锁。

    她有丝异样的预感,转身看见周启棠正好抽出皮带的动作,便愣了一下。

    他每走近一步,陆音就向后趔趄一步。

    对方没有阻碍的逼近,她的脚跟抵到了琴,退无可退。

    她惊慌的摇了摇头,周启棠笑了。

    皮带将陆音的手腕,绑在了她背后的琴腿,她坐在地上挣扎几番,也放弃了。

    周启棠坐在她面前,盯着陆音看了好一会儿,没有开口。

    陆音咽下唾液,“你把我的手松开。”

    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陆音略带恳求的说,“勒久会淤血,弹不了琴。”

    她这么冷静,周启棠觉得有些好笑,“呵?”

    他往前倾身,离她面庞的距离,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周启棠扯起嘴角,“真不怕我干点什么?”

    陆音瞪着他,说,“你敢碰我试试。”

    “说得好像我从来没碰过你一样。”他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