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妄想(3)(1/2)

    正值炎夏,清晨刚过的上午,烈日当空。

    K班的教室比起其他的班级,更加闷热难耐,因为他们的空调坏了。

    张旸干脆迎面坐在落地风扇前,抓着胸口的衣料摆动。

    他嘴里暗暗咒骂着,“妈的,让不让活了。”

    也许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教室里弥漫着臭袜子,以及人体汗液的气味。

    徐品羽的座位刚换到挨着窗口,侥幸依赖着窗外清新的空气存活。

    四周是老师捏着粉笔在黑板上书写声,隔了两桌传来的呼噜声,和书本扇风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然后,陈子萱转过头来,对她挤眉弄眼。

    徐品羽不明含义的压低身子,用口型做了个“啊?”

    陈子萱留意着老师的动向,迅速扔了枚纸条给她。

    徐品羽捡起纸条,打开。她看完对陈子萱比了个OK的手势。

    下课铃响起。

    不等讲台上的老师开口,教室里的人群呼啸而逃,为了去隔壁班蹭空调。

    但有两个人的抽屉空了。

    她们拎着书包鬼鬼祟祟的溜出教学楼,溜到学校后头的围墙前。

    陈子萱驾轻就熟的搬出一张,藏于树丛里的旧椅子,摆在墙下。

    徐品羽扶住椅子,让陈子萱先踩着翻过围墙。她再将绳子绑在椅腿,自己也翻过去之后,用绳子把椅子拉过墙。

    这招逃学的方法,对K班的学生来说,大概是必修课。

    不幸的是,原本今天该去调研的班主任,居然半途杀回来。

    班里乖乖的眼镜妹打来电话时,徐品羽被一口雪糕噎出泪。

    听筒那边声音细弱的说,“刚刚班主任来的时候班里就几个人,在别班吹空调的都给叫回来了,我就说班长你去上厕所了。”

    徐品羽咽下雪糕,急切的说,“我马上回去!”

    身边,陈子萱慢悠悠地吃着雪糕,“修空调的肯定今天不会来,我不回去了,要中暑啦。”

    徐品羽何尝不想和她一样潇洒,可惜肩上还扛着班长的名头。

    匆匆赶来的人,先将搬来垃圾箱后面藏着的椅子,放好,踏上。

    徐品羽又把书包扔过围着学校的这堵墙。陈旧的椅子,踩着还会发出咿咿的响声。

    她双手撑起身子,抬起一条腿迅速跨过围墙。

    几乎是瞬间,徐品羽察觉到有人的存在,保持着这个姿势,转头看去。

    白昼刺眼的光,从他眼前的发梢落下一层阴影。

    沈佑白蹙着眉微眯眼,清瘦的下巴仰着,盯着她。

    他领口的扣子敞着,露出的地方骨骼分明。

    此时连风都是热的,她后颈有汗水渗出,滑进背脊,一下回过神。

    徐品羽急忙从墙头翻下来,拎起书包拍了拍。

    她捏紧包带,看着沈佑白,嘴巴张了一会儿,才紧张的说,“那个,拜托就当做没看见吧。”

    话音刚落,徐品羽慌张的整理好裙角,低着头从他身旁跑过,逃之不及。

    在回去教室的路上,她发泄似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空瓶。

    偏偏是这种情况下,被沈佑白撞见,虽然平时也没给他留下好印象。

    徐品羽深深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蹲下捡起空瓶,扔进垃圾桶。

    她安慰自己,说不定沈佑白连她是谁都不记得,哪有闲情理会她。

    结果这么一想,心情更糟糕。

    学院花坛中的夹竹桃,每到暑期假倒计时前,正盛放。

    放学有几分钟。

    夕阳的光霞铺在天际,将整间教室照成安定的昏橘色。

    魏奕旬来到K班门口,陈子萱向他指了指,在桌旁收拾书包的徐品羽。

    然后,陈子萱又对他说了什么。

    魏奕旬就站在原地,问教室里的人,“诶,你什么东西丢了?”

    徐品羽愤愤地回答,“在超市抽中零食礼包兑换券!”

    看见魏奕旬无语的反应,她随即沉脸,“你那是什么表情。”

    说完,徐品羽又脑中一闪,啊了声,“可能是,丢在储藏室了?”

    下午老师让她去拿盒新粉笔,于是徐品羽跑到了对面的教学楼去取,记得那时候兑换券还在口袋里。

    魏奕旬无奈的说,“这种东西又没有署名的,也许早被人捡去换了。”

    徐品羽提上包,从他们面前快步走过,“你们别等我了,先回家吧。”

    陈子萱拉住了她,“还真去找啊,有那么喜欢零食大礼包吗?”

    徐品羽摇摇头,“因为丢了东西不找回来,我就浑身不舒服。”

    陈子萱撇了撇嘴,挥着手说,“那好吧,拜拜。”

    徐品羽笑说,“明天见。”

    陈子萱朝走廊中小跑的人喊话,“找不到就算啦,早点回去!”

    对面楼的一间教室,正对着K班。

    沈佑白倚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