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1/2)

    不过叶向东还是为了不要漏掉任何一个细节,他回去问了那两个男子。

    得到的答案就是跟他推测的一样,他们根本没有把号码给任何人。

    虽然说他们有可能说谎,但是叶向东并不觉得他们会在说谎。

    一个人的紧张和微表情是很难演出来的,这是心里反应表现出来的表情,就算是心理学家都做不到。

    因为这是条件反射。

    这个时候叶向东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李虎打来的。

    “小东,你在哪里?我已经回来了。”李虎道。

    “我在外面呢,现在就回来了。”叶向东说。

    叶向东就奇怪了,为什么刚刚那个神秘人打个电话过来接着就是李虎呢?

    难道那个神秘人就是李虎吗?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可是也不对啊,那个什么神秘人的手很纤细的,李虎的手粗得不行,是自己想多了。

    叶向东不知道是相信李虎呢,还是相信自己的小妈好,他们两个都是自己的亲人。

    李虎虽然说是舅舅,但是他并不信任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恨他。

    而小妈却是自己父亲最相信的人,甚至离开时都叫自己不要去恨她,对她好点。

    叶向东回到了住所。

    见到李虎刚刚回来的行李箱,就摆在大厅处。

    他打包了两个饭盒回来显然还没有吃饭。

    他见到了叶向东。

    “小东过来吧,吃饭没,一起吃啊?”李虎道。

    “好吧,这个年过得怎么样?回去相亲了没?”叶向东问。

    “呵呵,没有。”

    “你还不结婚等到精子衰老吗?”叶向东打趣道。

    “我可活力着呢,虽然我没结婚,但是我有个儿子的,一直没告诉你。”

    李虎说着,眼中露出一抹幸福感。

    “你儿子?几岁了?”

    “六岁了,都上小学了。”

    “我去,谁才你带?”叶向东问。

    “孩子他妈啊,她嫁给别人了,带着孩子,不过我有空就会回去看他们的。”

    叶向东听李虎这么说,心头一阵酸。

    “怎么回事?”叶向东问。

    “哎,还难因为什么呢,工作环境问题,长年不在家,对不起他们,所以我同意离婚了。”李虎道。

    “好吧,照你这么说,做你这行的是不是都结不了婚?”叶向东问。

    “也不是,只是没有普通人一样的生活罢了,而且身份要是暴露对家人更危险。一般三十五岁会转职的,到时也就可以平安下来了。”李虎说。

    “那你为什么还不转职?”叶向东问。

    “还能为什么,为了我姐,为了你亲妈,反正我也是孤身寡人一个了,怕什么?”李虎道。

    叶向东见他一副苦笑的样子,有些同情他,却也觉得他在某方面是值得相信的,只是他太急于报仇了,说不定会对自己这个外甥不利。

    “舅舅,我得跟你说一件事。”

    叶向东道。

    “什么事?”李虎问,夹了一把菜到嘴里嚼。

    “我已经知道是谁参与害我父母的了,你之前怀疑是我父亲害死我母亲的事不成立的。”叶向东说。

    “你知道了什么?”李虎瞪眼问,显得很吃惊。

    “我知道了凶手!”

    叶向东说。

    “到底怎么一回事?”李虎急问,手中的筷子都放下来了,定眼望向叶向东。

    “是高鹏和张素雅两夫妻,他们已经什么都交待了,只不过他们逼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已经无法给我父亲洗白了。”

    叶向东说。

    “他们自己承认的?”李虎问。

    “没错,是他们自己承认的。”叶向东点了点头,“他们还交待了犯罪过程,千真万确。只是可惜我现在无法作证了。”叶向东道。

    “怎么回事?”李虎问。

    叶向东觉得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说了出来,李虎听后也没多大意外。

    “这件事我的线人也有跟踪过,你说的应该是真的,只是我没想到他们说这跟你父亲没有关系,这一点我不太相信他们的话,可能是为他脱罪。”

    “不成立吧,他们的罪都无法定了,还帮我父亲脱什么罪?舅舅你想太多了。”叶向东道,他觉得李虎已经对自己父亲存在了偏见。

    “他们是向你脱罪,不是向警方,因为这很可能是你父亲想要你的谅解。”李虎道。

    “不可能的,舅舅我父亲不会是这样的人,他也不是阴谋家,更不懂得概率杀人的事,那种事我不认为我父亲知道的,而且我今天也遇到了概率杀人的事件了,差点就死了,要是我父亲想要得到我的谅解,为什么还要杀我?这要根本就是矛盾的。”

    叶向东说。

    他说的没错,至少逻辑上没错,爱一个人还会杀他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