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吞脊兽(1/8)

    “哎,听说没?那家韩家私房菜要转手了!”

    “早就听说了,不已经十多天都没开店了吗?”

    “我就说那家私房菜开不了太长时间,简直不符合我们这条街的格调嘛!”

    “哈哈!太高大上了吗?”

    “没错,我们这条街都是卖小吃的啊,忽然弄个什么私房菜实在是太不合群了嘛!”

    “不过私房菜那家的铺子,要转手给谁啊?准备做什么?”

    “放心吧,我打听过了,据说接手的那老板不开餐馆了,要开家古董店!”

    “我没听错吧?”

    “是啊,你没听错,更高大上了。喏,看,就是那人买的。”

    凑在一起聊天的街坊邻居们,纷纷把目光投到街头走过来的那几个人身上。其中一个老头子大家都认识,是韩家私房菜的店主。而他陪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另一个是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

    那个中年人面容平凡,身材中等,但眼神却像是儿童的一样,黑白分明,极为清澈。他的头顶光溜溜的,没有一根头发,还反射着太阳的光晕,简直就像是一个特大的灯泡。

    可那个年轻人却相貌俊秀,身材挺拔,穿着一件引人注目的黑色唐装。右手的袖筒处绣着一条暗红色的龙,蜿蜒地顺着他的袖子盘旋而上,张牙舞爪的龙口正对着领口,乍看上去,这条龙就像是活物一般,似乎马上就要咬断他的脖子。而他胸口对襟上绣着的那几颗深红色的盘扣,就像是黑夜中滴上去的几滴血。这种诡异而又栩栩如生的绣品,再加上穿着它的人也很帅气,实在是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怎么穿得像个明星似的?”有人在小声地嘀咕,他的这个结论也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他们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两人不是父子关系。反而那个中年人落后了半步,跟在那个年轻人身后,轻声细语地和韩家老头交流着。

    “啊,我知道那个人,那个中年人,以前上过电视的,好像是在收藏界负有盛名的大师级人物呢!”有人认出了那名中年男子,低声嚷嚷着。

    “那他开古董店怎么选这么个地方啊?”有人开始不理解了。

    “啧,知道什么啊!不是他开店,真正的老板是那个年轻人呢!”消息灵通的人如此说道,更是引起众人一阵不大不小的惊奇。

    街对面这些街坊邻居的讨论,丝毫不差地落进了那年轻的老板耳中。但他并不在意,而是静静地听着一旁的大师和那东家聊天。

    其实他对这个店铺安不安静、漏不漏水、安不安全没什么要求,价钱也没怎么在意,大师也深知他的性子,所以这笔生意做起来相当顺利。进到店铺转了两圈,年轻的老板便轻轻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大师看到了,便和那韩家老头握了握手,转身给自家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办所有的手续。大师的万能助理五分钟就到了,和欢天喜地的韩家老头去签合同转账办理相关事宜。

    荒凉的店铺里就只剩下大师和年轻的老板两个人,大师闻了闻还有些装修味的房间,嫌弃道:“这装修虽然比较古香古色,但也太糙了,等我给你找家装修公司重新弄下。”

    “好,多谢了。”年轻的老板笑了笑,也不推拒大师的好意。

    “开古董店的工商证明等房子过户之后,我会让助理帮你去跑。放心,等房子装修好,就能下来了。”大师的态度无比热忱。没办法,谁让他那过世的爷爷传下来的祖训上有说,要无条件地帮助一个穿着赤龙服的男子呢。

    当然,也不是白帮的。大师想着这年轻的老板送他的见面礼,就心痒难耐,恨不得这就回家去把玩。

    “老板,要不我让助理给你订宾馆?等这里重新装修好、散过味道之后再住进来?”

    “不用了,钥匙不是刚才都给了吗?我就先住这里了。”年轻的老板淡淡地笑道,“这里很好,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大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劝,看着那年轻的老板略微侧过头看着外面的风景,夕阳透过仿古的雕花窗棂落在老板那隽秀的侧脸上,立时就令大师看呆了。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从祖父那里看到的老照片。那张发了黄的黑白照片明显就是偷拍的,其中站在祖父身边的年轻男子,侧脸好像就和现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一模一样。

    就连衣服好像都是绣了龙的中山装……

    好吧,如果严格来说,那照片上的年轻男子身上所穿的衣服上,绣龙的位置并不一样。

    大师的联想能力很强,想到面前的年轻男子连各种身份证明和开古董店的文件都需要他帮忙办理,再加上一出手就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一下子脑洞就神展开到自己都不相信的地步。他惊悚的表情才刚爬上脸容,窗边年轻的老板就若有所察,慢慢地转过头,一双深幽暗黑的眼瞳就那样直直地看过来,让他心底生出丝丝寒意。

    大师干笑了两声,觉得太阳开始落山了,单独跟这个阴阳怪气的老板同处一室,压力简直突破天际了。他摸了摸鼻子,假装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