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子辰佩(2/9)

往内间而去,店铺的管理员也没有阻拦,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那些沉迷于阅读的人也没有在意。沿着走廊往里面走,扶苏看到了一间间摆满书籍的屋舍,里面的人比起外面更多,这些屋舍门口都用天干地支排序,里面的书籍想必也是因此而归类摆放。整个店铺都弥散着一股浓重的霉味,但夹杂着书墨的芳香,却意外地让人的心情沉淀下来,甚至连脚步都放轻了少许,耳边只听得到那些哗哗翻动书页的声音。

    扶苏也是个爱书之人,当年还是秦朝大公子的时候,每日手不释卷,让那些搬动书简的随侍忙得脚不沾地。重生到现代之后,一开始无法适应简化的文字,还有从左往右的横版阅读顺序。他还特意让胡亥买了许多台版书阅读,现在看到如此多的古书,不禁也有些走神。

    听到老板的一声轻笑,扶苏微微皱了皱眉。他有点怀疑老板带他来这里是故意的,如果把他放在这里看书,岂不是老板要去做什么他都不知道了吗?所以扶苏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收敛心神跟在老板的身后。

    他们一直走到走廊尽头,那个房间并没有关门,老板也丝毫不客气地没有敲门,而是伸手推开那扇腐朽的门扉,直接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跟图书馆一样摆满了书架,却从房梁下垂下了无数颗夜明珠,照亮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扶苏本想跟着老板继续往里面走,可是也许是因为光线比起外间要亮上许多,他的目光随意地从书架上掠过,就震惊地停下了脚步。

    华佗被烧的《青囊书》也就算了!《黄帝内经》全卷也就算了!居然还有失传已久的《黄帝外经》!想那只有十八卷的《黄帝内经》就已经被誉为医之始祖,那《黄帝外经》……扶苏屏住呼吸,仔细数了下书架上的典籍,正好是传说中失传的三十七卷!竟是一卷不少地放在这里!

    扶苏从小就喜好医学,当年他也只收集到十六卷《黄帝外经》而已,只是没想到今日在这里竟是看到了全卷!深呼吸了几下,扶苏重新抬步往前走,视线却像是黏在了书架上。

    《扁鹊内经》《扁鹊外经》《白氏内经》《白氏外经》《旁篇》……《汉书》上记载的与《黄帝内经》并存的“七经”,竟是卷卷都在!

    怔愣了片刻,扶苏定了定心绪,并没有伸手去翻,书架的更深处传来说话声,听起来是老板和一个陌生人在交谈。扶苏强迫自己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越往前就越心惊,医书过后就是许多兵书。《孙子》《吴子》《司马法》《六韬》《尉缭子》《三略》……看着这些耳熟能详的书名,扶苏的脚步越走越慢。兵书过后就是各种失传的古书,那些古书中有一部分扶苏当年曾读过,有些还背诵过,但他也知道这些古书在漫长的历史中也都消弭在战火或者时间之中,只留下残篇或者单单一个书名。

    心跳越来越剧烈,当他看到《归藏》的书名时,终于再次停下了脚步。

    《周礼·春官》曰:“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夏代的《连山》、商代的《归藏》、周代的《周易》,并称为三易,是三种不同的占筮方法。《周易》尚且有存世,但《连山》和《归藏》都已经失传于世。

    扶苏想起曾经看过的报道,虽然现代曾经发掘出《归藏》的书简,但其中文字残缺甚多,毕竟是在土中埋葬了两千多年。

    果然在《归藏》的旁边,扶苏也发现了《连山》。尽管对占筮之术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兴趣,扶苏也对拥有这间书屋的人肃然起敬。这些古书都是一本本干净素雅的典籍,都是同一个笔迹誊写的,若是内容当真正确,也就说明誊写的人当真是阅尽世间万卷书。

    又继续往前走了几步,还有一些书籍是扶苏两千多年空白时期的著作,扶苏也没太大兴趣,只是在他看到《九丘》的时候,再一次忍不住站定,这次却没有了之前的矜持,确定双手干净之后,直接伸手把那本书拿在了手里翻阅。

    这可是《九丘》啊!是传说中最古老的书!

    帝禹时代的书称为“丘”,九州之志,谓之《九丘》。丘,聚也,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风气所宜,皆聚此书也。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

    扶苏终于忘我,再也听不到周遭的声音,沉浸在那一个个神秘的文字之中。

    二

    书架深处,老板和一个年轻男子盘膝而坐,在他们头顶的房梁,有一条红木雕的蟠龙盘踞其上,张牙舞爪栩栩如生,可它的头颅却像是臣服般低垂而下,锋利的牙齿间衔着一枚硕大的夜明珠,把这片区域照得如同白昼。

    那名男子二十三四岁,身形瘦削,肩上披着一件纤尘不染的白袍,身周却堆满了破旧的古籍书卷。面前的书案上放着文房四宝,还有一页誊写到一半的稿纸,显然正是这个书斋的主人。他正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卷,头也不抬地笑问道:“终于找到了?”

    老板知道对方问的是什么意思,微笑地点了点头的同时,也侧耳注意听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