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唐三彩(2/8)

居然也是这所大学的毕业生?医生看叶浅浅的眼神顿时都不一样了。因为他看过叶浅浅的档案,知道她的父母不详,是自小在孤儿院长大的。那么毫无背景的她肯定就是学霸了,再联想到她那超高的手术技巧与外科临床天赋……

    “咳,学长,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能进这所大学。不过这所大学就像是兴趣班一样,我待了两年之后就转向我喜欢的医学院了。”叶浅浅窘得满脸通红,她就知道会被人用异样的目光注视。其实若不是怕遇到熟识的老师说漏嘴,她绝对不会坦白的。

    居然把这么牛掰的大学说成兴趣班……医生按了按微痛的太阳穴,觉得学霸的世界他真心不懂。

    不过这样一来,倒也说得通为什么叶浅浅通身的气质和其他女生不同了。也许是在这所超一流的大学中浸染了两年,她只单单站在那里,身上普通的白大褂都能被她穿得超凡脱俗,配上她身后像瀑布一样垂檐而下的雨帘,就像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美人图。而且她坦坦荡荡地素面朝天,现在已经很少见这样出门一点妆都不化的女人了,这叶浅浅看起来能有二十多岁,皮肤却好得和十几岁的女孩子一样。

    医生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身边这个美貌的学妹,却完全没有淳戈所说的怦然心动的感觉,反而下意识地有些防备。

    二

    这种感觉让医生非常莫名其妙,却也说不清道不明,若非要形容的话,看到叶浅浅的时候,就像是看到汤远养的那条小白蛇一样后背汗毛倒竖……

    居然把美女和蛇相提并论,果然他确实是得神经过敏焦虑症了吧,医生暗自腹诽着。

    “学长,你拿着伞不太方便吧?我帮你先放起来?”叶浅浅见医生因为她的毕业学校而对她的态度大变,不由得生硬地转移话题,边说着边伸手过去打算帮忙拿伞。

    医生反射性地后退了一大步,脸上同时露出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的神情,之后尴尬地一笑解释道:“不,不用了。我发完房卡之后还要去隔壁的学校医院查看下设备仪器,小叶你……你先去放自己的行李吧。”

    医生吞吞吐吐地说完,都不敢去看叶浅浅的脸色,匆匆转过头去快速发完同事的房卡,嘱咐汤远在招待所大堂等他回来,就撑着伞离去了。

    叶浅浅走出招待所的大门,盈盈站在屋檐下,隔着房檐垂下的水帘,一直凝视着医生走进隔壁的学校医院,目光深邃。

    “大姐姐,你在看什么?”

    叶浅浅低下头,发现她学长带来的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正仰着头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她。叶浅浅在医院里也经常会接触到小孩子,所以她半弯下腰,平视着对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指着屋檐柔声道:“我在看这个招待所的建筑啊,你看这种建筑的翼角翘起来好高,古时叫水戗发戗。”

    其实叶浅浅也是忽然想到了之前念书的时候有人曾经对她这样说过,随口提了一句罢了。她说完自己也笑了一下,对一个十岁大的孩子说这些,他肯定听不懂的。

    结果却没想到,这孩子扫了一眼那翼角,居然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道:“大姐姐你说错啦!这种翼角翘起来的角度不是水戗发戗,而是嫩戗发戗,是在老戗端部向上斜插了一条嫩戗所形成的。”

    叶浅浅目瞪口呆。

    这孩子却仿佛打开了话匣子,继续滔滔不绝地吐槽道:“这建筑简直就是奇葩,远看仿佛是仿唐式的建筑,外面有副阶周匝,殿身是唐宋时期流行的金厢斗底槽,可是翼角的嫩戗发戗却是清朝时出现的,更别说那明朝风格的琉璃面砖和琉璃瓦……喏,倒是混搭得别具一格。”

    叶浅浅彻底无语,随后也知道了为何这孩子在工作日也跟在她学长身边不去上学。这智商这情商,也没学校肯收吧!

    要不要抽空给他写封推荐信呢?这种怪才的苗子,明德大学估计来者不拒。

    哎呀呀,不过,重点难道不是某人在跟她炫耀知识的时候说错了?

    喏……那个某人究竟是谁来着……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就在叶浅浅直起身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汤远伸手按了按在脖子上扭来扭去的小白蛇。

    因为这小祖宗之前一直在睡觉,这时候忽然不安分起来,到底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呢?还是因为……身边这个有点古怪的叶浅浅?

    汤远小朋友的眼珠子转了转。

    三

    医生一行人到达明德大学的时候是上午,安排完人员入住后,他便跑到招待所隔壁的医院查看设备。

    事实上这里驻院的医生据说就是一个有名的老教授,之前就是医生所在的医院心胸外科的一把手,全国都数得上号的人物,退休之后被返聘在这里坐镇的。若不是体检需要人来打下手,根本也轮不到他们医院派人来。

    ①水戗发戗②嫰戗发戗:戗,qiàng,水戗发戗和嫰戗发戗都是南方处理房屋翼角的方法。嫰戗发戗指子角梁将屋角翘起,此做法可使屋角翘起较高,多用于攒尖顶亭子等。水戗发戗则子角梁不翘起,仅靠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