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苍玉藻(1/9)

    一

    公元294年。

    石熙攥了攥衣袖,擦干净手心因为紧张而渗出的细汗,一步步地跟在父亲身后走进王家的府邸。

    今天龙骧将军王恺大宴宾客,石熙也不知道他父亲怎么想的,居然带上了才六岁的他。

    石熙是他父亲石崇四十岁那年才得的独子,自是从小倍受宠爱。在他更小的时候,甚至连自家院子都没有出过。也许是发觉男孩子这样当女孩子金贵着教养不妥,最近一些时日,石崇不管去哪里都带着石熙,今天来王家赴宴也不例外。

    石熙虽然年岁不大,但见了其他大人之后,该有的礼数也都会磕磕绊绊地做足,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更是引人怜爱。他从进了王府的门之后,一路走过,遇到了大大小小的宾客,自是赚了不少各式的见面礼。

    王府的宴会开在府中最大的亭台之上,这座亭台足以容纳上百人,其间装饰以山石植株。此时正是春光好时节,各色鲜花纷纷绽放,争芳斗艳。而在花影丛中,还有数十个衣着轻薄艳丽、身姿曼妙婀娜的舞姬,正伴着远处传来的靡靡之音翩翩起舞。虽然因为花枝树干的遮挡,众舞姬的身形看不完整,但衣袂翻飞之时,花瓣簌簌而落,倒是有着无可比拟的绮丽意境。

    在这座亭台周围,则是一片人工开凿出来的碧绿池水。主人宣布可以入席之后,宾客们依次踩着一座白玉桥跨越池水来到中央亭台。

    碧波荡漾的池水上缓缓驶过一艘艘小船,每艘小船上都坐着几个乐者,吹奏着笛箫笙筑,拨动着琴瑟琵琶,或舒缓或急切的乐音围绕在亭台周围,响彻池水上空。又因为每艘船离中央亭台的距离足够远,乐声不会打扰到宾客们的谈话,也显得缥缈空灵。且所有小船都在池水之上游弋,离亭台的距离忽远忽近,所以多种乐器的合音也随之而变,更显得匠心独运。

    在亭台之中,有一汪曲水蜿蜒而过。也许是利用地势和机关,一侧的池水弯弯曲曲地从亭台之中潺潺流过,注入另一侧的池中。在这条贯穿亭台的曲水之上,顺着水流漂荡着一个个装满珍馐佳肴的描金漆盘和倒满琼浆玉液的雕花玉杯。参加宴会的宾客们就直接在曲水之畔席地而坐,抬眼即可观赏围绕着他们起舞的舞姬们,弯腰便可捞起面前曲水之上的盛器品尝美食佳酿,无比惬意。

    石熙自认在自家也见过不少好东西,但这样奢靡豪侈的场面,他还真是头一回看到,当下也明白了为何父亲要带他出来见世面。

    石熙转着小脑袋,两眼不够用似的到处乱看,就算被父亲拉着坐下来了好半晌,他仍不住地左顾右盼,尤其对面前曲水上漂荡而过的盛器极为感兴趣。

    “此乃曲水流觞。”石崇见儿子喜欢,便低声笑着解释道。他也不管石熙识不识字,径自拽过他的小手,用手指把这四个字在他的掌心写了一遍。

    石熙压根儿都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权当是挠痒痒了,但还是跟着父亲把这四个字瓮声瓮气地念了一遍。他的小眼神跟随着漂荡的盛器,一直看到亭台边缘有几位仆役忙着把宾客们没有碰过的盛器捞起,防止它们漂到池子中,才满意地收了回来。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胖手,试着想要自己捞点吃的,但坐在他身边的小厮动作更快,只要他的目光在某个漆盘上多流连两眼,就会手脚伶俐地伸手把那个漆盘捞出来。

    这些盛器上的珍馐佳肴个个样式精美,肉菜就有酱、羹、汤、蒸、烧、炙、煎、炸、蜜、糟、拌等方法烹制的飞禽走兽,鱼肉则是用从池水里捞上来的鲜鱼直接在船上烹饪,新鲜美味。间或点缀着青翠的蔬菜和各色的瓜果,还有精致的面食糕点,种类数不胜数,也无怪乎要用曲水流觞的形式来设宴。

    得到了父亲可以开吃的许可后,石熙立刻两眼放光。每一份都只一点点,但架不住样式多,他的小肚子很快就鼓了起来,只能对着一个个从他面前漂过去的盛器干瞪眼。

    不过看了又吃不下岂不是更痛苦?石熙摸了摸凸出来的小肚子,边喝着桃汁,边把目光往两旁看去。石崇和旁边的宾客互相客套敬完酒,一回头就看到了他的小模样,不管他有没有听懂,就低声跟他介绍起坐在曲水两岸的诸位。

    其实很多人他进来的时候都已经见过了,但再多认一遍也没什么不好的,石熙仔细地在袖筒里把得到的见面礼与父亲介绍的各位宾客一个个对上号。

    “中上游的席位乃是主位。”石崇也不苛求自己儿子把所有人记住,但重要的几个人起码要有个印象。他来回低声说了几遍,才叹息道:“熙儿,即使是这曲水流觞,也是有很多讲究的。”

    石熙在父亲的提点下,才发现坐在曲水上游的宾客们不敢随意选菜,下游的客人们享用的也是别人挑过的,而他们父子俩坐的就是中下游的位置。

    “那父亲,为何我们不坐在那里?”石熙眨了眨眼睛,天真地问道。

    “席位是早已决定好的。”石崇喝了一口荔枝绿,享受地微眯了双眼。这是一种按照汉朝时就有的古方酿成的酒,用荔枝为主要食材配以粮食酿成的佳酿。年份越久,酒液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