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海蜃贝(1/8)

    一

    “林溪,这个案子你去负责。”第七科的科长走出办公室,朝座位上的林溪挥了挥手。

    “是!”被点到名的林溪立刻站了起来,小跑过去把档案袋接在手中。

    “加油。”科长鼓励地拍了拍林溪的肩膀。

    等科长重新回到办公室之后,科室内的同事们便一窝蜂地聚到了林溪身边,看着她手上的档案袋。林溪把里面的资料拿出来,在桌子上摊开,展示给大家看。

    “咦?是那个博物馆古董盗窃案,居然还没破啊!”有同事惊讶道,“我记得都过了两个礼拜了吧?”

    “是啊,当时还上过微博热门话题,报纸也报道过。”

    “我也记得,据说丢的是一支点翠簪。要不是这回被科普,我还不知道点翠是什么东西呢!”

    同事们议论纷纷,实在是因为转到第七科的案件都是“疑难杂症”,除了身上有案子出外勤的人,就没有不好奇的。再说林溪接了这个案子之后还会有人来跟她搭档,自然是要来了解情况的。

    表面上他们科室叫第七科,实际上是特别事件调查组。其他科室解决不了的案件,或者有些灵异、科学解释不清楚的案件,都会丢到他们第七科来。当然,他们科室也不是万能的,但如果是连他们都破不了的案件,那就只能封存。

    事实上,第七科在一年前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科室,破案率低得可怕。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丢给他们的案件一个比一个难解决。这种状况到林溪被派到第七科之后,陡然反转。

    只要是林溪经手的案子,平均十件能有六件告破。乍听起来好像也不怎么样,但不要忘了,这些都是别的科室束手无策的案件,比起之前十之一二的破案率,林溪的成功率已经堪称逆天了。所以林溪被第七科的同事们戏称为科内的吉祥物,从来没有固定的搭档,同事们都是轮流跟她共事,以示公平。

    这样一年下来,科室内所有人都和林溪搭档过了。平心而论,林溪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警校毕业生,该有的敏锐洞察力、逻辑思维、矫健身手都有,不过就算再怎么优秀也只是警校级别,并不是惊才绝艳的那种。

    可是,架不住人家运气好啊!

    随随便便就能在案发现场找到别人搜索多少次都忽略的关键线索,或者看出了什么蛛丝马迹,又或者干脆撞上嫌疑犯露出马脚的瞬间。

    一次两次可能是巧合,但接连如此发生,就不能不让人叹服。大概她天生就是做警探的料子,才会有此机遇吧。

    林溪的运气是第七科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反正只要是林溪出马,案子就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可以解决了!没看现在只要是林溪没出外勤,分派案件都是直接找她吗?

    林溪的性格外向开朗,相貌俏丽,穿上警服更是英姿飒爽,不止在第七科极受欢迎,即使在整个警局都是拥护者众多的一朵警花,不知道有多少科室暗中较着劲,想要把她调过去呢!

    档案袋里的资料比较详细,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现场实际勘察的。这回跟她搭档的人是范泽,范泽仔细看了一下资料,从电脑里调出一些参考文件传输到了iPad中,便示意林溪可以走了。

    林溪最后瞥了一眼自己桌子上的相架,拿着档案和衣服便和范泽出了门。

    “哎,你说小溪是不是单身啊?隔壁科室的小王托我打听呢!但我上次给小溪介绍对象,被她岔开话题了呢!”第七科的同事甲站在窗前,看着林溪和范泽一前一后地往停车场走。

    “小溪的男朋友……跟她是警校同学。喏,就是她桌子上相架里那个和她合影的帅哥。”同事乙朝林溪的桌子那边努了努嘴。

    “咦?那怎么没见小溪带出来过?真是太不应该了!”

    “那个人……刚入职的时候,就殉职了。”

    “啊……”

    “据说那个案子颇为棘手,后来就丢到我们第七科来。小溪是自己要求调到第七科的,就是为了调查那个案子。”

    “啊?那现在呢?有结果了吗?”

    “还是没破呢……”

    二

    林溪开车,范泽则在副驾驶座整理下载的参考资料,时不时说两句案情重点,两人讨论一下。

    范泽是林溪在警校时的同学,当时和她还有她男朋友杜子淳三人一同分到这个警局,林溪与其相识已久,做事即使不用交流也已有了默契,有时候只需要说上半句,对方就懂了下半句。

    “按照资料来看,对方的偷盗手法精巧缜密,应该是惯犯。”林溪皱着眉说道。

    “我查了最近各大博物馆发生的案件,包括全球的,几乎没有类似情况。”范泽立刻就理解了她的言下之意,“每个案件都会有迹可循,但这次却不一样。”

    “啧,这案子若是破不了,估计暗地里又会出现一大批高仿的点翠簪,忽悠土豪们当真品来买。”林溪用食指敲打着方向盘,思索着,“可是点翠是用翠鸟的羽毛所制,并不好仿制。再加之保存时间比起黄金、翡翠、瓷器来说较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