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海蜃贝(2/8)

,只有百余年,实际上在古董市场上并没有那么受欢迎。”

    “所以疑点就是,那窃贼既然有此身手,为何单单只偷盗了这支点翠簪?”

    “从博物馆递交的资料来看,这支点翠簪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不是什么有名人士的遗物,只是因为保存得好,色泽比较靓丽罢了。”

    “也许……人家就是喜欢这个?”范泽耸了耸肩,开了个小玩笑。

    林溪撇了撇嘴,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林溪和范泽在到达博物馆前,就已经通过电话联络过对方了。所以他们刚停好警车,就有工作人员上来带他们直接去了馆长办公室。

    点翠簪失窃,保存它的玻璃柜却没有任何破损,警报也没有被触发,因此警方怀疑是博物馆的内部人员作案。这一点在档案里都特别标注了出来,林溪一进到博物馆之后,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看谁都觉得有嫌疑。

    其实林溪也知道自己这种思维定式不好,但想要找到犯罪嫌疑人,警察就是需要有这样的觉悟,就算对方是自己的亲戚朋友也不能例外。

    林溪本来是看谁都是好人,并且会下意识地替对方着想、开脱的性格,当年也是费了好大劲才强迫自己在办案期间要如此思考。但当初严厉教导她的那个人,却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走神了仅仅一秒钟,林溪就又重新振作了起来,此时她和范泽已经来到了馆长办公室,馆长正站起身来迎接他们。

    这位博物馆的馆长已经在职多年,经常上电视接受采访,就算是对历史方面并不感兴趣的林溪,对其也较为熟悉。也许是来了好几拨警察的缘故,馆长见到他们的时候并没有太热情,显然对他们两个年轻的警员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没有浪费时间多寒暄,范泽已经开始例行询问起来。而馆长显然也是被盘问了好多次,说话也没什么精神,回答和档案袋里的文件录入的没太大区别。观察微表情来判断对方有没有说谎也没有什么用,因为重复了这么多遍,微表情也会变样的。

    在询问没有得到有效的新情报后,两人又去现场勘察了一番,因为作案手法神乎其技,现场也没有什么新发现,最后还是去了监控室。

    点翠簪失踪那天的监控录像,早就被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了。但林溪怕别人的分析影响自己的判断,所以又从头到尾过了一遍监控录像。一共有两个摄像头对准了点翠簪的那个展柜,屏幕上分隔成两边一起快进播放,她一边看一边还询问一旁的馆长。

    “那个女人怎么站在这里这么久?就是这个右眼处有划痕的女子。还有这个戴眼镜的男人,也站了一会儿。馆长,你们互相认识?”大部分的参观者都是一走一过,所以停留时间一旦过长,就会特别明显。

    “那个男人是附近医院的外科医生,认识他好几年了,不可能是嫌疑人的。”馆长笃定地说道。开玩笑!那医生曾经在哑舍的老板那里看过多少珍奇异宝,还能看得上他这里的东西?

    “那馆长您身边那位又是什么身份?”林溪又指了指屏幕。

    “那是一家古董店的代理店长,我请他过来看看风水的。”馆长讲的是实话,但也没意外地在两个年轻警员的脸上看到了不以为然的神情。

    林溪在记事本上依次把这几个人都记了下来。这些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嫌疑人,想必之前的同事们都已经调查过了,倒是不急着去再次盘问。

    这个案子虽然是刑事案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闻热度的下降,依旧毫无进展,馆长明显已经快要放弃了。毕竟历史上许多有名的博物馆都被窃贼光顾过,有些窃贼被抓住了,但更多的至今依旧是悬案,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林溪和范泽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排查博物馆的监控录像。不光看案发当天的监控,连案发前后几天都要看。毕竟这种案子是独行盗很难做成的,至少会有人来反复踩点。

    馆长陪他们待了一会儿,见他们打定主意要细查,便也不再守着,专门给他们两人腾出来一间办公室,每人一台电脑看监控录像。他们接到案子来博物馆时已经是下午了,这一看就看到了博物馆闭馆。

    “看到了什么没有?”范泽揉了揉眼睛,没什么期待地问道。

    “没有。”林溪叹了口气,歪了歪头,抬手按了按酸痛的脖颈。这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有新邮件通知。林溪划开一看,便面露喜色,甚至连坐都坐不住了,下意识地就要往门口走。好在她刚站起来,就反应过来还在调查案件期间,生生遏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出什么事了?”范泽好奇地问道。林溪自从杜子淳出事之后,就从未真心地笑过几次,所以范泽确实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消息能让林溪喜形于色。

    “我不是一直在追查子淳的那个案子吗?”林溪说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范泽之前也陪着她调查了半年多,最终一无所获,便劝她放弃来着。她口头上答应,实际上还是在偷偷调查。

    “你居然……”范泽的表情很微妙,又是气又是急,“你不是不知道那个案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