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海蜃贝(3/8)

有多危险,居然敢一个人继续调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抱歉抱歉啦。”林溪双手合十,口中道着歉,其实脸上的表情也并不见得如何愧疚。

    “服了你了。”范泽轻哼了一声,双手环胸,“那现在有什么进展了?”

    “鉴证组那边的朋友发来的消息,他们组引进了一件新的美国仪器,据说可以复原被破坏的手机卡。之前打的报告终于通过了。”林溪抿了抿干涩的唇,笑着说道,“我这里不是还保存着现场找到的子淳的手机碎片吗,明天就能送去检查了。虽然希望比较渺茫,但应该可以还原一些照片和信息。”

    “小溪,真是苦了你了。”范泽感慨,看着林溪的目光复杂无比。他虽然并不是酷帅狂霸拽的类型,但也算得上温文尔雅,一双眼睛盛满真挚的深情,实在让人无法忽视。

    林溪有些不自然,她是知道范泽对她有好感的,只是之前她有男朋友,范泽便和他们都保持着朋友的情谊。而杜子淳出事之后,范泽尽心尽力地帮忙,林溪也多少能明白他的暗示,却无法回应,只能尽量保持距离。可是他们在一个科室工作,就算再怎么疏离也要天天见面。

    “小溪,子淳也去世了这么久了,你也应该……应该走出来了。”范泽的话语中充满了怜惜。

    林溪立刻坚定地反驳道:“他没有死,只是失踪了。”

    范泽哑口无言,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只能无声地叹息了一声,岔开了话题。尴尬地相处了半晌,他便借口到了吃饭的时间,起身出门去买盒饭。

    他们所在的办公室属于博物馆的办公区,和保安室连着,即使通宵都没问题。林溪对着电脑屏幕发了好一会儿呆,拍了拍脸颊振作了一下,先把杜子淳的事情抛在一边,整理好了思绪,吃过盒饭之后又投入了工作。

    她首先是把案发一周前后的录像用快进扫了一遍,主要查看有没有之前那三名嫌疑人的踪影。答案是并没有。

    她思索了一会儿,便开始再重新看一遍录像,这回快进的速度慢了一些,主要是为了分辨有没有人在这短暂的几天里重复来看这枚点翠簪的。

    确实是有,她都记录了下来,但查看了相应时间其他摄像头的录像,这几个人应该就是来博物馆晃晃打发时间的,嫌疑程度并不高。

    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让她的眼睛都有些酸涩了。林溪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右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瓶眼药水。

    这瓶眼药水不是放在她的皮包里吗?是范泽方才拿出来放在这里的?那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

    林溪一边在心里嘟囔着,一边旋开盖子开始点眼药水。

    清凉的薄荷感在双眼内散开,一下子清除了头脑的疲劳,林溪眨了眨眼睛,等视线重新恢复之后,就发现电脑屏幕上居然一直在重复播放着一个监控时段。前进三秒钟又后退三秒,一个画面反反复复地播放着。

    而林溪并没有碰键盘上的任何按键。

    林溪精神一振,知道她等待的幸运时刻终于到来了!

    没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身边就总是发生灵异事件。例如办案的时候罪犯直接摔倒在她面前,又或者线索直接就摆放在她眼前最显眼的位置,所以她经手的案子破案率才那么高。

    林溪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也有些惶惶然,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也许,她就是上天宠爱的那个幸运儿呢!

    就是买彩票总是不中啊……老天爷果然还是希望她专心办案,当正义的使者啊……

    林溪撇了撇嘴,刚想叫旁边的范泽过来看屏幕,但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没有喊出来。

    因为在屏幕上来回播放的录像正中央,那个人正好转过了头来。

    是她很熟悉的脸。

    她一偏头就能看得到的脸。

    三

    就像是沉入了黑暗的海底,挣扎了好久才重新浮出水面,找回消失已久的五感。林溪费力地睁开双眼,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刺得让她缓了好久才找回神智。

    她这是怎么了?林溪抱着头想了想,对了,她之前不是在看监控录像吗?怎么就躺在地上睡着了?

    用脚趾头想也觉得不对劲。林溪迅速坐起身,发现自己依旧是在博物馆的办公室内,在她不远处的地面上,有着一大摊的鲜血。

    林溪震惊地站起身,她虽然感到乏力,但并没有疼痛感,必定不是她的血。办公室内除了她之外就是范泽,难道是范泽受了伤?

    血迹已经干涸,而墙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是9点多钟了。林溪还记得她失去意识前应该是晚上7点多,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空白。

    不过并不准确,林溪感到肚子很空,不像是吃过晚饭的样子。博物馆的办公室是全封闭的,并没有窗户,所以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第二天早上的9点多。

    手机也不见了,皮包也不在,电脑也被关上了。林溪在办公室内粗粗扫了一圈,视线定在了某一处,吓得她骤然后退了几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