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青石碣(2/7)

,明明之前还没心跳……咦?现在竟然有了?

    没有时间给医生细想,救护车此时已经鸣着响笛开到了。

    让出地方给专业急救人士,医生冷静了一下,知道他估计是回不了家了,肯定还要跟着救护车回医院,估计警察来了之后还要做个笔录什么的。他见已经有人报警,便抽空给汤远发了个语音消息,让小朋友自己下楼来青石碣这边把打包的香辣蟹拿走。不管怎么样,食物是不可以浪费的!

    医生在说到青石碣的时候,下意识地看向了那碎了一地的石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惋惜。

    二

    “毕之,明天我要出趟远门。”

    在扶苏说出这句话之前,老板就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或者说,他等扶苏说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扶苏经常像是隐藏着什么,时不时出门不知道去做什么,老板都没太在意。不就是想要去找他那个不省心的弟弟胡亥吗?而且对方的语气也并不是和他商量,而是告知。老板倒着茶的手顿了一下,随即便若无其事地说道:“也好,我也要回哑舍一趟。虽然不知为何,但赵高那人依旧活着,务必小心。”

    “放心。”扶苏轻笑着回道。接着就再也没提这件事,转而聊起其他琐事,就和过去的许多天一样。

    第二天清晨,扶苏就已经离开小院,老板也没太在意,收拾了一下便启程回到了哑舍。因为这期间老板也偶尔会回哑舍看一眼,所以陆子冈也没太惊讶,而是从柜台后站起身,表情严肃地说道:“老板,出了点事。”

    “何事?”老板随手拿起柜台上的抹布,擦拭着百宝阁的古董们。其实陆子冈都已经擦得很干净了,但这么多年以来,他早已养成了习惯。

    “昨晚深夜,最后一块青石碣被车撞碎了。”陆子冈拿着手机,调出论坛的页面。上面有人贴出了昨晚发生的那场车祸,一地的鲜血和石块之中,有个熟悉的人影正努力地对躺在地上的伤者施救。

    陆子冈握着手机的手一紧,终究还是没有递给老板看。

    “那块青石碣?”老板挑了挑眉。

    “是那块青石碣。”陆子冈点了点头。

    老板把手中的影青瓷盘放回原位,陷入了沉默。

    陆子冈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接触到了这个领域,心中忐忑不安。

    古时的许多建筑风物,都是有着特殊意义的。远的如当初秦始皇断了金陵龙脉,近的如哑舍屋顶上那个喜欢睡觉的吞脊兽。

    就拿不远的西湖来说,陆续建了白堤、苏堤、杨公堤,还有周围的一些景致,最后形成“一山、二塔、三岛、三堤、五湖”的格局,都不是胡乱构造的。至于那块青石碣,立碣的时间已经不可考,但差不多应该就是唐时,与白堤、苏堤差不多时间,推断应是镇压之用。

    老板不敢轻视那块青石碣,因为虽然碑碣向来都是同时提出,可世间多是立碑。而碣石,当年还是秦始皇立乾坤大阵的时候所用的制式……

    沉吟了半晌,老板终于开口问道:“可有异状?”

    “也许是时间太短,还没发现。”陆子冈刷着微博,时刻关注着。

    “那块青石碣的碎块,还能找到吗?”老板眯了眯双目。

    “应该是被清理掉了,我去打听打听。”陆子冈说着,就拿起外衣走出了店铺。

    老板重新拿起抹布,擦拭着百宝阁上的古董。过了不知道多久,他隐约感觉到好像是有人远远地吵嚷着走近,下意识地转过头。

    雕花大门紧紧地闭着,外面的人声渐渐远去。

    店内依旧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三

    医生昨夜遭遇了倒霉的车祸后,又回到医院帮忙,还给来医院的交警做了笔录。那位司机醉驾当场被吊销驾驶执照,又损坏了公共设施,等伤好了首先要面对的是拘留和罚款。不过这些都不是医生所关心的,等他奔回家的时候,发现香辣蟹已经只剩下了一堆壳,摊在桌子上等他回来。

    早上饿着肚子爬起来上班,医生用飞一般的速度奔向商业街,在路过那个丁字路口时瞥了一眼,发现碎掉的青石碣石块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清洁工清理干净并且运走了。在原来青石碣矗立的地方,正站着一个穿着医院病号服的男人。

    医生并没有多想,因为这是医院附近的区域,经常会有医院的病人穿着病号服就出来溜达,对方也许只是正好站在那里等红绿灯信号罢了。

    短暂地为再也见不到那块青石碣而叹息了一下,医生的全部心神就被早餐吃什么所占据。

    还是如往日一般乏善可陈的一天,不过因为本来应该安排在今天的手术,由于患者的并发症提前到昨天做了,所以白天还算是比较悠闲的。医生查完房,在休息室补了一觉之后,又下意识地晃到了神经内科的楼层,来回踱步。

    进?还是不进?

    “哎呦!听说昨儿个你差点被车撞了啊!真是万幸万幸!”淳戈从后面用病例夹敲了敲医生的肩膀,“你来这里检查?不会是昨天撞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