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青石碣(3/7)

了哪里吧?那也应该去神经外科啊!”

    “路过,路过。”医生连忙岔开话题,“你来这里是送病例的吧,快去吧,刚才就听里面的主任在喊了。”

    淳戈立刻忘了之前在说什么,赶紧滚了进去,而医生则拍了拍白大褂,转身下楼。反正淳戈也不用人等,没多久就能追上来。

    果然没过一分钟,淳戈就从后面赶了上来,勾着医生的肩膀八卦道:“说起来,那位差点撞了你的司机,今天早上天不亮就逃了。”

    “逃了?”医生停下脚步,不敢置信地反问道。即使他之后没有再管这个病人,但当时对方心脏骤停,颈椎和腰椎也肯定因为冲撞而受损,按理说现在下床走路都成问题,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几小时之后就跑了?

    “是啊,都没惊动任何值班人员,就这么跑了。”淳戈耸了耸肩,分析道,“也许是怕惹上麻烦?可是这年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驾照都被警方吊销了,资料档案全部都有,怎么可能找不到人?”

    医生的脑海里,忽然莫名地闪过了早上在丁字路口看到的那个身影。

    “不过跑不跑也不关我们医院的事啦,急救费和医药费他的家人也都给付了,剩下的就是警察要操心的了。不过……喂!怎么走了?我八卦还没说完呢!”淳戈不解地看着医生加快速度离去。

    “我忽然想起点事,等下就回来!”医生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人都已经跑下去好几级楼梯了。

    “什么嘛!我还没说到最精彩的部分呢。”淳戈气馁地撇了撇嘴,“神经外科传出来说那司机的颈椎都已经完全断裂了,居然还活着……算了,也许是神外那帮家伙胡编乱造的吧,颈椎都断了还能自己走出医院?这怎么可能?”淳戈自言自语着,摇了摇头溜达回心胸外科。

    虽然已经有了莫名的预感,但医生在远远地看到丁字路口站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影时,奔跑的步伐仍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这个年轻的男子脖子上戴着颈托,头发因为手术而被剃光了,上面还绑着绷带。脸不像昨晚被血糊住了一大半,露出了颇带戾气的一张面容。他整个人像是一根柱子一样矗在那里,背脊挺直,双眼茫然地直视着前方,毫无焦距。

    医生多看了好几眼,才从这人手上脸上的擦伤确定对方的身份,掏出手机来就要打电话。这人还没脱离危险期,就在这路边不吃不喝地站了一整天,迟早出问题。只是,这人就这副模样站在路边这么多小时,居然都没人察觉出来不对劲?

    正当医生要拨电话的时候,对方忽然调转了视线。

    “我是谁?”年轻司机的声音嘶哑无比,应该是许久未喝水的缘故。可是骤然听到,却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森然感。

    医生差点把手里已经碎了屏的手机再摔一次,好不容易握稳了,才抬头说道:“可能是因为头部撞击引起的暂时性失忆,你应该回医院做检查。”

    “我……是谁?”年轻司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语气肃穆了许多。

    医生愣了一下神,见对方一脸认真的表情,只好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昨天也没看你的病例,没注意你叫什么……”

    “我忘了我是谁……”年轻司机见在医生这里获得不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移开了视线,把目光投往对面的街道之上。

    “只是暂时性失忆,等回医院做几个检查,开药休养一段时间就会想起来了。”医生见过许多不配合治疗的患者,放软了声音安抚着,同时观察着对方的气色。脸色发青、嘴唇发黑、四肢水肿……医生越看越觉得不妥,低头就要拨号,可年轻司机嘶哑着声音又吐出一句话,立刻让医生又怔住了。

    “我的身体在哪里……”

    寒意就像是一条毒蛇,瞬间从脚底蹿到了后脖颈,医生无端端地打了个寒战,握着手机的手都有点发抖:“你……你在说什么?”

    “我的身体……在哪里……”年轻司机的视线又转了回来,他的头诡异地没有转动,只有一双黑幽幽的眼瞳在来回移动。

    医生刚想回答“你的身体不就在面前吗”,那年轻的司机就微微抬起了手。

    他的掌心之中,握着一块染了血的青色石块。

    医生最开始还没看出来这是什么,还在研究,这是什么搞笑的网络段子吗?年轻司机就又重复了一遍,这回基本上就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的,身体,在哪里?”

    医生这时看清楚了这巴掌大的石块上,还沾着一点纸片,那上面有昨晚瞥到的哈士奇照片,那是原本贴在青石碣上面的寻狗启事。

    还低着头的医生通体一寒,再也不敢抬头去看这位年轻的司机,连忙拨通了电话,通知急救室把这位逃走的病人拉回去。在等救护车来的这段时间里,医生度日如年,每一秒都像是在煎熬,只好自顾自地说些话来减轻压力。

    “那个,其实不记得事情也没什么的,哈哈。”

    “我也经常想不起来一些事,哈哈,连我的房子什么时候买的都不知道……”

    “所以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