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烛龙目(1/7)

    一

    朔月之夜,晴朗无月,夜空繁星点点。

    扶苏站在一栋摩天大楼的天台上往下俯视,几乎可以看得到全城,万家灯火璀璨夺目。此等美景,即使扶苏心志坚定,也难免有些心荡神驰。

    大地就在自己脚下,好像只要张开双臂,就能坐拥整个天下。

    当然,这也只是想象。

    他失去拥有这个天下的资格,已经很久很久了。

    凛冽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吹得扶苏额发纷飞,露出了眼眶周围被烧伤的丑陋伤疤。

    一声清脆的鸟鸣从他头顶传来,一只赤色的小鸟从夜空中借着夜风的力道盘旋而下,最终落在了扶苏的肩上。

    扶苏收回迷茫的目光,定定地看着脚下的城市夜景,尝试着在密密麻麻的灯火之中,找出属于哑舍的那一盏。

    其实,就算他不在了,毕之也会好好地活下去吧。

    就像是过去的两千多年一样。

    可是,还是好不甘心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星辰在夜空中缓缓移动,城市的灯光也在慢慢地一盏盏暗下去,街上的车灯也渐渐稀少起来。

    扶苏站在风中,像是一尊雕像一般,许久都没有动过一下。而他肩膀上的鸣鸿却闲不住,不是歪着头梳理自己的翎羽,就是习惯性地为扶苏整理着飞散的头发。不过扶苏的头发不及胡亥的长,鸣鸿尝试了数次,均告失败。不过它倒是从中找到了新的乐趣,跳来跳去地追逐着风中飘散的发丝,玩得不亦乐乎。

    忽然,鸣鸿停下了动作,扭头向黑暗中的某处看去,眼神锐利。

    扶苏若有所感,顺着它的目光转身看去,正好看到从黑暗之中走出一名身穿风衣的男子。

    这名男子穿着一双皮质长靴,走路却悄然无声,风衣的衣摆在风中翻飞,就像是御风而来。他那双妖冶的眼眸,正毫不客气地凝视着扶苏,浑身上下却再无当年的克制与收敛,整个人气势外放,就像一柄被开了刃的利剑,煞气十足。

    “令事大人,好久不见。”扶苏勾唇一笑,气势上却完全不输赵高,毕竟他是始皇帝一手培养的继承人。

    赵高微微一怔,开口时却是毫无情绪起伏的声调:“这个称呼,倒是很久都没有听到了呢。”

    扶苏背在身后的手无法抑制地攥紧。这人,是在炫耀他在自己死后当上了大秦帝国的丞相吗?深吸了一口气,扶苏忍住了心中的怒火,因为纠结此事并不能对他有任何帮助。他理了理思绪,缓缓问道:“约我见面,所为何事?”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场面,扶苏面对的,其实就是杀死他的元凶。可他依旧神色冷静,如同面对一个陌生人。

    君子报仇,千年不晚。

    赵高在扶苏面前停下,把手中的锦盒递了过去,示意他打开。

    扶苏没有迟疑地把锦盒接在手中。

    这种看似没有戒心的举措,让他肩膀上的鸣鸿扇动了两下翅膀示警,但扶苏依旧毫不犹豫地开启了盒盖。

    锦盒里,静静地躺着两颗拳头大小的玉球。

    左边的一颗是黑玉的,右边的一颗是黄玉的。

    “这是……”扶苏疑惑地皱了皱眉,赵高不会随便拿两颗普通的玉球来给他看的,这两颗玉球肯定大有来历。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烛龙。此乃烛龙目。”赵高的声音平仄全无,一板一眼地说着,听得人极其不舒服。

    “其瞑乃晦,其视乃明……闭眼就是黑夜,睁眼就是白昼的烛龙之目?”扶苏有些吃惊,他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相反,当年他的父皇始皇帝也多少会带着他看一些上古时代传下来的神器。再加之重生后,在哑舍也看过许多奇妙的古董,按理说不应如此失态。

    可是这是烛龙之目,传说中的那条烛龙!

    按理说,那眼睛不应该这么小吧……而且看起来好像非常普通的样子。

    扶苏忍不住开始在心中泛起了嘀咕,脸上的表情也不禁带出了些许疑惑。

    “其实这两句,并不是单单只有这种解释。”赵高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伸出手虚指那两颗玉球,“瞑乃模模糊糊瞑然之意,晦乃月尽,是阴历每月的最后一天。而视就是看到,明乃清晰之意。”

    “也就是说,在朔月之夜,便能看到什么?”扶苏觉得赵高解释得未免也太过于牵强,只是随意地顺着他的话茬问下去。

    “左眼可观过去,右眼可看未来。”赵高淡淡说道,“用手碰触,之后闭目即可。大公子若是不信,尽可一试。”

    扶苏仰头看了下夜空,并没有看到月亮的身影,这才发觉今晚正是朔月之夜。扶苏又低下头看着锦盒中看似平淡无奇的玉球,并不甚感兴趣地说道:“所有人的未来,不就是步入死亡吗?死亡有什么好看的?”

    “哦?没想到大公子是如此洒脱之人。难道你就不好奇,自己将来是怎么死的、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