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走马灯(1/8)

    一

    医生在碰到莫名其妙出现在楼道里的黑玉球之后,陷入了一片黑暗。

    等他再次恢复神智时,发现自己的眼前竟然出现了熟悉的画面。

    有些老旧的宿舍楼,斑驳的马路,道路两旁几乎遮天蔽日的梧桐树……这不是他的大学校园吗?

    路边是一个个摆着旧物的摊位,摆摊的卖家和闲逛的买家都是学生,医生分辨了一会儿,才确认这是他毕业的那一年,快要离校的时候……

    ……

    医生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他也是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并且也以优异的成绩从医学院毕业了。

    实习的医院也已经找好了,一切都朝既定的计划按部就班地前进着,医生也是满怀斗志。

    作为学校每年的传统,在实习期开始前的一个周末,快要毕业的学姐学长们都会在校园之中固定的一条马路两旁,摆上带不回去的东西。课本书籍、参考笔记、篮球足球、生活用品,等等,琳琅满目,吸引了许多学弟学妹们来淘宝,从一大清早开始,整条马路就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

    医生也和同宿舍的好友淳戈折腾了一个摊位,象征性地把旧物一件收个三块五块地卖了出去,但由于周围同类的竞争者实在太多,也就是体育用品很快地被扫光了,其他东西都还无人问津。

    他们倒是也不急,他们的实习单位都已经大致定好了,比起其他人要悠闲许多,因此被室友们派出来当摊主。反正卖旧物的钱也不会太多,都算在一起,作为他们宿舍散伙饭的资金来源。

    淳戈像有强迫症一样,把塑料布上面的旧物一个个摆放得整整齐齐,这才满意地拍了拍手坐了下来。他盯着一旁正在修理闹钟的医生,皱了皱眉问道:“听说你定了实习单位了?是市医院?”

    “差不多定了,下礼拜一去参加最后的面试,应该差不多。”医生这些天忙得脚不沾地,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和淳戈也是才有空聊这些事情。

    淳戈闻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按照你的成绩,努努力,应该进得去省医院的。”

    医生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他的这个好友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天真了。老牌的三级甲等医院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去实习的吗?他的成绩又不是医学院数一数二的顶尖,医院系统内也没有熟悉的人可以咨询拜托,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乱转,能找到一家三级乙等市医院收留他就已经很不错啦!再说他对自己的能力还有些忐忑,据说省医院里的竞争特别激烈,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先从低一点的地方积累经验也不错,等能力够用了再往高爬。

    不过他也知道淳戈是为他好,便把心里想的都慢慢地说了出来。淳戈却是依旧无法接受,在他看来,连努力都没有过就已经退缩,根本就是懦弱的表现。

    医生无力反驳,也不知道怎么反驳。淳戈出身医学世家,从小耳濡目染,所见所闻所出入的都是顶尖的医院,当然思维也就跟普通学生完全不一样。而他自己则父母双亡,单独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挣扎打拼,没有任何靠山,自然想的是要求稳为主。

    观念认知不同,谁也说服不了谁,完全无法沟通。医生知道淳戈其实是想和他在一个医院工作,但现实又不是童话,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实现?医生耐着性子听着淳戈唠叨了好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放下手里的闹钟,找个去其他摊位逛逛的借口,留下淳戈看摊。

    虽然周围人声鼎沸,但对于医生来说反而找回了清静。他本是随意出来溜达一下,但逛着逛着就忍不住认真了起来,好些东西都想要买回去。

    不过他来这里是为了卖旧物,而不是买更多的旧物回去啊!医生克制了想要买东西的冲动,从路口逛到了路尾,发现尽头有个摊子有点特别。

    摊位上放着一个纸盒子,上面写着“义卖”两个字。摊主是个理了板寸的男生,正在跟围观询问的同学讲解情况。医生一听才知道,这些旧物都是一名医学院学生的遗物。

    那名因为车祸而去世的学生名叫殷韩,是医学院名列前茅的优等生。据说很早就定了去淳戈去的那家三甲省医院实习,是真正的学霸,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居然这么年轻就逝去了。

    殷韩的父母都在偏远山区,来学校办了手续,拿了他的衣物留作念想,之后就回去了,剩下的书籍课本还有杂物便留了下来。同寝室的室友决定把这些遗物义卖,得到的善款会转汇给殷韩的父母。

    寸头男生长得一般般,但伶牙俐齿,很快就让围观的同学纷纷解囊。摊位上的所有东西都没有价格,全都凭买者心情随便给。医学院的学生连尸体都解剖过,自然也就不会觉得遗物有什么膈应人的。再加上殷韩的成绩好,学习认真,课本和笔记很快就被疯抢一空,就连文具用品也都卖出去了大半。等医生挤进去一看,摊位上几乎都空了。许多同学即使没有拿东西,也都往纸盒子里塞钱,医生也掏出钱包塞进去一张红票子。

    医生也认识殷韩,虽然并不熟悉,只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