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博压镇(1/7)

    一

    睡眠瘫痪症经常出现在人将要进入到深度睡眠或者快要清醒的时候,多发于青少年时期,经常熬夜压力大休息不好的人最容易发生这样的情况。

    因为意识清醒,身体却无法动弹,像是有千斤大石压在胸口,再加之与梦境相结合产生的幻境,所以被人形象地称之为“鬼压床”。

    说来也奇怪,医生从未遇到过鬼压床。

    所以在刚刚意识到的时候,医生还很严肃地反省了一下最近是不是太忙了,身体都受不了了,在向他隐晦地抗议。

    但随着身体上的疼痛完全无法忍受了之后,他便不由自主地恐慌了起来。

    再加上他分明看到屋内黑暗的角落里,那条一闪而过的赤色身影。

    医生回忆着淳戈的话,从他描述的遭遇之中,完全没有提到过会看到一条赤龙啊!

    难道是木盒里的……不对,那是只老虎啊!并不是龙!

    越是思考,医生就越是混乱。

    他告诉自己这是鬼压床而已,身上疼是因为被子虽然晒过但还是有了跳蚤……不对,因为肢体临时性瘫痪,处于麻痹状态,他应该是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才对!

    所以,这一切都应该是他的脑电波在快速动眼期产生的幻觉,准确地说他看到的也都是他的梦境。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据说日前有研究表明,梦境有可能是大脑根据过去一周里发生的事情所形成的。也许是他平日里看到的东西,影射到他的脑海。

    对,之前电梯坠毁事件里,出现的那个唐装男子,身上就穿着一件绣着赤龙的唐装。

    也许因为此人救过他一次,在潜意识里,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方。

    看,再仔细看看,那里果然有个人。那条赤龙是那人身上唐装的刺绣,因为衣服的布料是黑色的,屋里也没有开灯,所以一眼看上去才只看到那条赤龙。

    医生简直都为自己严谨缜密的逻辑推理点赞了,但他也觉得幻想出来的人影并没有什么用,他身体上的感觉是越来越痛了,甚至让他都忍不住想要大叫。

    跟淳戈所体验过的一样,他也喊不出声。

    医生心中焦急,虽然他理性分析得头头是道,但因为从未遇到过鬼压床,难免有些心惊肉跳。也不知道是因为淳戈之前的渲染,还是身上无法忍耐的痛感,他总觉得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也许会永远醒不过来了。

    正焦躁不安时,他隐约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喃喃低语。

    “奇怪,有长命锁护体,阳气旺盛,理应不会遇到此等灵异之事……”

    长命锁?怎么有人知道他戴着长命锁吗?还是他幻想着自己从小戴到大的长命锁是什么特殊的护身符,而产生的幻听?

    医生呆呆地看着慢慢接近的年轻男子,视线里一张俊秀的面容越来越清晰。

    怎么连对方的长相也都幻想出来了?

    这个唐装男子好像拿出了什么东西晃了一下,医生瞬间感觉到手脚恢复了知觉,蚀骨一般的疼痛也如潮水般退却。

    医生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正在床畔站着的年轻男子,自言自语道:“咦?居然还在?那我是还没醒过来?”他一边说着,一边还伸出手去握住了对方的手。

    看,冰凉冰凉的,果然是没有温度。

    捏了捏。咦?这种触感,这是……真人?

    医生连忙松开手,震惊地揉了揉眼睛,把床头柜的眼镜戴上。他还掐了下大腿,痛得龇牙咧嘴还不忘质问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锁好了门的!”

    唐装男子却并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反而在屋内四处查看起来。

    医生跳着脚下了床,去按墙上的开关,却毫无反应,依旧是一片漆黑。“怎么这时候还停电了?”医生为了缓解心惊胆战的气氛,尴尬地笑了两声。

    唐装男子却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说什么,客厅那边就传来了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崩裂开了,震得地板都晃了晃。

    “难道是新买的暖瓶爆了?网上买的就是不好啊!”医生干巴巴地猜测着,但实际上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不信。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一个暖瓶爆了就能发得出来的。

    唐装男子抬脚往客厅的方向而去,医生环顾了一下黑漆漆的卧室,觉得一个人留在这里更恐怖,连拖鞋都来不及穿,立刻跟了上去。

    说来也奇怪,明明这个人莫名其妙地闯入了他的家里,身份也不明,但医生下意识地就觉得对方不会对他不利,反而让他有种可靠安心的感觉。

    毕竟,若是这唐装男子想要对他做什么,刚刚也早就做了。而之前的电梯事件,其实也可以说是阴差阳错的巧合,但医生却觉得是对方特意救了他。

    从卧室走出来,就能看到厨房那边隐隐传来淡淡的温暖光芒,破开了这一片阴气森森的黑暗。

    “这不有电吗?看来是卧室的灯坏了。”医生松了口气,觉得他把走马灯整夜开着当小夜灯,是个很明智的决定。他扫了眼客厅,发现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