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博压镇(2/7)

有人,便朝厨房走去。

    那名唐装男子果然是站在走马灯旁边,温暖昏黄的灯光打在他俊秀的脸容之上,更显得他神仪明秀,朗目疏眉。他听到医生的脚步声,却并未回头,而是轻声叹道:“原来是走马灯,怪不得……”

    这声音如清风拂耳,摄人心魄。医生怔然,原来他之前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的声音,果然是这个人说的。他连忙追问道:“这走马灯果然有问题吗?”

    唐装男子低垂眼帘,沉吟了片刻,像是在犹豫是否说实话。眉宇间沉积的郁色,最终化为了惆怅无奈,开口叹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盏福祸走马灯,是民间一位做走马灯的大师所做的精品,画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故事,本意是告诫世人看淡世情,以平常心处世。”

    “福祸走马灯……”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盏福祸走马灯的灯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破损,流传到某人手中之时,被人指点,用暗琉璃遮住了五面,只留一面示人。这盏福祸走马灯,便彻底成了邪物。”

    “邪物?!”医生大惊,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但又觉得离这位唐装男子远了不太安全,悄悄地朝对方又靠近了一小步。

    “这盏灯每次只会现出一张纸画,会预示着拥有这盏福祸走马灯的主人即将遭遇的是祸事还是福事。祸事之后是福事,福事之后是更大的祸事,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来越让人难以承受。”

    医生回想着,他最开始遭遇的祸事,也不过就是没有被医院聘用。而第二件祸事就已经要摔断他的腿了,那么这么推算,第三件祸事岂不是要他的命?!

    那唐装男子转头看向了医生,像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点了点头道:“没错,这盏福祸走马灯从改造以来,从来没有转到过第六张纸画,没有人能转完一个轮回。可叹那位最初的拥有者,本想着是要拥有最大的福事,却因为贪心而丧命。”

    医生刚想冲口而出说他骗人,就忽然想起这盏福祸走马灯是殷韩的遗物。而后者也是被省医院录取之后,遭受意外而亡……

    越想越心惊肉跳,医生立刻上前把电源插头拔了下来,可是断了电的走马灯依旧亮着,那原本看起来温暖柔软的光芒,现在在医生眼中却是如幽冥鬼火般恐怖。

    “这……这都断电了……”医生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断了电也没用,这福祸走马灯只要走到了第五张纸画,就无法再停止下来了。”

    医生瞪着眼睛看着那张画着饥荒的纸画,又看了看那名唐装男子,期待对方能搞定这件事。

    唐装男子伸出手来,在医生希冀的目光中,拎起了那盏走马灯,往厨房外走去。

    医生连忙跟上,却见那名唐装男子并没有走出大门,反而朝客厅而去,其间时不时地拎着那走马灯上下晃动,不知道有什么神秘奇妙的意义。

    最后,那唐装男子在一堵墙面前蹲下,皱眉道:“这墙裂了。”

    医生震惊,原来这家伙真的只是把这么恐怖的福祸走马灯当成照明来用啊!喂!这样大意真的没关系吗?!

    内心吐槽归吐槽,医生还是走了过去,面前的这堵墙裂了一道手指宽手臂长的缝隙,黑黝黝地像是有一阵阵的冷风从里面吹出来。他又仔细看了看,发现地上的木盒被掀开,而那根红色的电话线不知道怎么缠绕上了那个铜老虎,整个都嵌在了墙壁的缝隙之中。

    就像是……就像是那根红线是有生命的,想要把那个铜老虎拉到墙壁中去,被墙壁阻隔,进而裂开……

    医生不寒而栗,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一些。他强迫自己从实际来考虑问题:“这墙裂了可怎么办?是不是要给房东赔钱啊?我才住了没多久,要不找个水泥工糊上吧……不过不知道邻居那边有没有影响,明天抽空还是要去隔壁问问看。”

    “不用去隔壁。”唐装男子打断了他的碎碎念。

    “啊?为什么?”医生奇怪。

    “因为这道墙壁的另一边,根本就不是另一户。”唐装男子的声音凝重,却并未解释。

    医生刚想追问,就听到卧室那边传来了手机铃声,他来不及多想,直接回卧室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淳戈来电,医生便按下了接通键。

    “终于打通了!你刚才在干什么?怎么一直不在服务区内?!”淳戈的大嗓门从手机听筒里喷出来,医生立刻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家啊!”医生无力地说道。

    “就是因为你在家我才担心啊!”淳戈忽然声音压得很低,“你知道你住的房子有什么问题吗?”

    “啊?什么问题?”医生又把手机贴回了耳朵上。

    “我去拜托人查了下‘李桦’这个名字,结果没想到居然是十几年前骇人听闻的案件凶手!”淳戈的声音都透着寒气,“这位李桦是我们的学姐,因为男友背叛,便用手术刀一刀一刀地片下了对方的血肉。最后据法医鉴定,那个可怜的男人在还剩下一个骨架的时候,居然还活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