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后记(1/3)

    哑舍第五部的主题,是拥有邪恶之气的古董。

    这个世界有光就有影,有正就有邪,有好人就有坏人,有好的古董……自然就有坏的古董。

    这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地带的。

    在哑舍之前的故事当中,也有邪气的古董。例如会引起猜忌他人的天钺斧、可以挑起最大野心的玉带钩等等,但大部分还都是对主人有所帮助的好古董。

    其实正邪与否,主要还是取决于使用它们的主人。就如同利剑可杀人,也可守护,端看持剑之人,是何心思。

    人心是最难测的东西,所以这一部我打算挑战一下。

    诸多诱惑人心,让人难以保持本心的原罪,我挑了一些来写。

    当面对一步步逼近的死神,如果你可以用别人的阳寿换取自己活命的机会……

    当面临生死家国与君臣约定之间的抉择,你是会选择慷慨赴死还是颓然苟活……

    当身处一个时间停滞的废墟,你是贪恋此处无尽的生命,还是拼命想要逃脱这个囚笼……

    当面对国仇家恨与父亲期待有所冲突,究竟是忘记仇恨还是背负而活……

    当陪葬死者的陶俑模拟了生者的身体,究竟是所谋何事……

    当泼天的富贵迷了双眼,名和利都唾手可得,是否还能保持清醒的理智……

    当可怕的占有欲盈满心间,阻拦在面前的无论是谁都可以挥手摧毁……

    当心底的嫉妒如杂草般滋生,又拥有可令对方从这世间轻松消失的能力……

    当复仇之后,是立即收手,还是殃及池鱼……

    当可以看到既定的未来,那是向命运低头还是奋起抗争……

    当祸事之后就是福事,福祸相倚,究竟是人心不足还是天道轮回……

    当镇压之物被邪气沾染,棋盘已立,以天下为棋,究竟胜负如何……

    这回并不是像之前几部一样,着重于古代的故事,而更像是第一部那样古代与现代的故事交织,却已经没有了第一部那样童话梦幻般的爱情。也许是我现在的心境变成熟了的缘故吧……

    拥有邪恶之气的古董写得有些压抑,也许大家看完这部之后心情会有些憋闷,但这也是正常的。世界不止有正能量,希望大家在遇到负能量的事情时,可以及时排解心情,不要扩大负能量在心中的影响。我选择这一部的主题,也是希望挑战一下人性的黑暗面。

    不过有可能因为我本身性格就开朗乐观,并没有按照原计划每一章节都是黑暗的。好吧,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后妈!事实上还是可以给大家发糖的亲妈!

    当然,有些邪气古董的选择也是为了兼顾主线剧情,并不能成独立故事。还有一些关于邪气古董的设定因为篇幅关系没有来得及写,不过没关系,以后的剧情有机会就写出来给大家看!

    这里照例和大家聊聊我在写这一部查史料时发现的有趣事情。

    历史上的富豪很多,但最土豪最霸气的,当属石崇。

    我很早就想写石崇这个人,但无论从哪个角度,这位爷怎么看都是反角的样子,所以我一直留到第五部才写他。翻阅了石崇的生平,我发现这位也是个厉害人物。

    石崇的父亲是三国曹魏到西晋时期重要将领,西晋开国元勋石苞。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中曰: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人也。雅旷有智局,容仪伟丽,不修小节。故时·人为之语曰:‘石仲容,姣无双。’”

    父亲是个大帅哥,那么儿子肯定也是。咳,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石崇是石苞最小的儿子,但石苞临终的时候,却并没有把家产分给石崇,并且预测自己这个幼子虽小,后自能得,铁口直断了自家儿子以后的豪富。

    石崇年纪轻轻便白手起家。嗯,史料上记载,这位是靠劫掠富商致富……做的居然是无本生意啊!当然那奢侈的斗富是真事还是后人添油加醋已不可考,但也足以说明石崇的奢靡。

    我很早就看过石崇斩美人劝酒的记载,所以最开始构思出来的故事和定稿完全不一样,石崇帅气有钱又残酷无情,是个很有趣的角色。但随着我查找的史料越来越多,有关于这件事的疑点就越来越多。

    那“斩美人劝酒”的轶事,在《世说新语》之中《汰侈》的第一篇就挂在了石崇的名下。可《晋书·王敦传》之中明明白白地写着是王恺曾经置酒宴,斩美人劝酒。

    “《世说新语·汰侈》: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饮酒不尽者,使黄门交斩美人。王丞相与大将军尝共诣崇。丞相素不能饮,辄自勉强,至于沉醉。每至大将军,固不饮,以观其变。已斩三人,颜色如故,尚不肯饮。丞相让之,大将军曰:‘自杀伊家人,何预卿事!’”

    “《晋书·王敦传》:时王恺、石崇以豪侈相尚,恺尝置酒,敦与导俱在坐,有女伎吹笛小失声韵,恺便驱杀之,一坐改容,敦神色自若。他日,又造恺,恺使美人行酒,以客饮不尽,辄杀之。酒至敦、导所,敦故不肯持,美人悲惧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